博物館幫了大忙
把演員送進野地學習求生技能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電影裡的一個個小物件累積起來,就能創造出強大的氛圍,將觀眾拉入電影的時空中。

曾於台北金馬影展放映的獨立電影《深夜裡的美味祕方》(First Cow),為2020年柏林影展正式競賽片,也曾於紐約、釜山等影展放映,屢獲專業影評人盛譽。片中年代設定為19世紀初,恰與台灣近來大受好評的電視劇《斯卡羅》相近;當中拓荒者、華人移民、原住民、殖民統治階級等形形色色人物交會於蠻荒之地,也令人不由得聯想起《斯卡羅》。且看導演凱莉.萊卡特如何生動還原當時的美國西部。

我們看過關於老西部的電影,但或許從沒看過當中有一部以牛為中心。

事實上,《深夜裡的美味祕方》才開始幾分鐘,你便領悟到這個故事比表面上更加豐富。這部由A24發行的電影是凱莉.萊卡特和作家喬納森.雷蒙德共同改編雷蒙德的小說《半條命》。電影中,一名美國廚師和一名華人移民在19世紀的奧勒岡州境內追求致富。挑戰為何?他們財富倚靠從一頭牛偷偷竊取牛奶,牠屬於西岸最富有的地主。

當你觀賞《深夜裡的美味祕方》,神秘的事情發生了。每一個道具、每一件衣服、每一個布景都經如此專業製作,突然間你就被拉入1800年代初期,今日當下消融遠去。這部電影感覺如此嚴絲合縫,以致你忘記:構建出一個早在攝影之前即已存在的世界有多麼困難。

在這次採訪中,凱莉.萊卡特詳談她如何克服編劇、美術設計和拍攝的挑戰,並提供一些導演如何專業地讓場景變得生動的訣竅。

Q:有趣的是,這部電影發生在1800年代早期,當時還沒有任何照片。拍攝一部時代電影卻沒有照片可參考,是不是很具挑戰性?

A:是,這是個挑戰。我應該直接說,藝術總監是東尼.加斯帕羅,道具師是保羅.庫林,而艾波.納皮爾是服裝設計師。這是個了不起的藝術團隊。由於我們無法簡捷地參照相片,(研究《深夜裡的美味祕方》的世界)牽涉到許多不同類型的研究。我們在倫敦有一個研究員,為我們做了一些深入研究。很多工作都在閱讀和尋找事物的圖畫和素描,每個人都全力以赴。

 

Q:研究花了多久時間?

A:幾個月。強納森.雷蒙德(啟發電影的書籍作者)已經做過一些研究,我們為劇本又做了一些研究,然後美術部門開始他們的研究。

奧勒岡州尤金附近名叫「大龍德」的聯邦部落,剛剛開放一座美麗的博物館,Chachalu博物館暨文化中心,幫助超大。他們為我們開放圖書館,並且為我們聯繫講這個語言的人們。他們還協助我們找到為電影製作雪松樹皮斗篷和帽子的女士,並出借他們的獨木舟。

東尼(我們的藝術總監)所有勘景都在場,並在找到拍攝地點上發揮了很大作用。美術部門不得不全力投入。最後,我總算有了像金魯的小屋和庫奇醒來時的「鬼屋」這樣的地方(註:金魯和庫奇為片中兩位主角)。能夠規劃鏡頭,然後搭建周圍(場景)實在很好,我以前都沒能真正做到。

 

Q:當妳最初著手規劃電影的細節和整體視覺時,妳如何向藝術總監和道具部門描述妳的願景?

A:我有三本手冊。我做了一本圖像手冊,從頭到尾引領電影。當中包括素描、我收集的照片、其他電影的劇照或圖畫。然後我做了另一本手冊,僅作為色彩指南。色彩指南有弗雷德里克.雷明頓的畫作,所以我們都是在同樣的配色範圍內工作。我又做了另一本手冊,僅關於我想讓小屋看起來的樣子,以及其他小細節。我有成山成堆的書和圖片和東尼(藝術總監)分享,他則和他的團隊分享。開啟對話溝通事物將成的面貌,視覺手冊是個很好的起點。

Q:很明顯地,這部電影和妳所有之前的電影在美學上都有所關連。在妳全部的電影中,美術設計方面是否有一個妳企圖達到的標準?

A:最高標準。有些電影我們的資源較有限。有些早期的電影涉及現場拍攝,無法作太多調整。實際上,這是關於勘景和找到完美的地點,無法搭建出一些東西來。太多場景都在戶外拍攝,所以勘景是電影的重大元素,由珍娜.魏斯完成

但關鍵是找到願意參與的合適人選。美術部門對每件事都大感興奮。他們搭建的第二座小屋,也就是庫奇受傷時去的地方,自有魔力。每一次我們開始拍攝時,風便吹了起來。真的很神奇。每個人都努力把最小細節做好。做好,我指的是對場景發揮作用。

或者舉例來說,我們從思考開始規劃服裝:你想他們把什麼東西留在家裡?他們在路上會撿些什麼?每個角色都有一點故事,因此他們的服飾和物品在場景裡都有意義。所有的小物件累積起來就有了意涵。

 

Q:為了讓場景感覺真實,所付出的關注令人嘆服。妳如何訓練妳的演員,讓他們做到像道具及電影其他方面一樣真實?

A:他們都有很好的直覺,而且他們和一位生存主義者(註:生存主義者積極學習各種生存技能,以因應可能面臨的意外或災難)在奧勒岡州野外度過了一個周末。我們把他們送進樹林,學習如何製作陷阱。約翰・馬加羅跟著《路易斯與克拉克食譜書》(註:匯集19世紀初的歷史食譜)烹飪了一段時間,甚至當他回紐約的時候。他們到樹林裡去。他們在雨中睡了四晚,並學習如何在雨中不用火柴生火,還有如何剝下松鼠皮──一隻早被車撞死的松鼠。就是那些他們需要知道的是。約翰也和我們的道具師方西恩上了幾堂油炸蛋糕的課。

因此當演員做事情的時候,他們看起來不像第一次做。我希望讓他們有夠多的事情做,像是爬樹或擠牛奶,某種程度上取代了表演。

 

Q:製作這部電影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A:現場拍攝的每一天都是挑戰。我會說在獨木舟上拍攝總是個瘋狂的挑戰,因為那真的就像在河裡駕一棵樹。海岸線上任何事都極其費勁,因為我們為拍攝地點規劃好了一切,但到了拍攝那天,河水不斷上漲,我們的拍攝地點就不見了。

 

Q:妳怎麼處理像這樣無法避免的挑戰?

A:大多在清晨五點竭盡全力,和大家在河邊跑來跑去,尋找新的拍攝地點。工作人員在危機中表現得棒極了。每個人都上了自己的車,到處開,用對講機聯繫,外頭一片漆黑,你還試著找到一個地點,實在令人驚嘆。這需要每個人都表現出超凡的能力。

但是一再和同一群人一起工作,好比助理導演克里斯.卡羅,好處是我和真正懂得我、知道我在追求什麼的人一起工作。這有助我們度過危機時刻。同樣的製作人,尼爾.科普和阿尼許.沙弗賈尼已經製作過我的六部電影長片。他們真的是超級麻煩處理者。甚至在麻煩發生之前,他們就已經都解決(後勤)了。

 

Q:妳最愛這部電影的哪個場景或哪個方面?

A:最具挑戰性的場景是當所有的演員都在商業領袖家裡,因為在僕人與首席保理商、金魯與庫奇之間,有很多層次的事情正發生。在剪輯之前,我並不真的知道它拍得有多好。

看著約翰和奧瑞恩、雷內.奧伯諾伊斯、蓋瑞.法梅爾、莉莉.格萊斯頓和陶比.瓊斯──所有那些演員。每個人總是都很有趣。就像約翰和奧瑞恩,當我看著他們,從未感到恐慌。我猜如果你要參與當中的一部電影,你知道你為什麼加入,因此當人們來到時已經準備好了。

一旦你開始為選角與人們會面,所有這些事情都接著發生,像是製作服裝,你只要繼續和人們碰面。你聽到他們的家族故事。每個人都全力以赴。每一件事都是一個過程……沒有一件事是憑空發生。

Photo on Unsplash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