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化寫作:4 個電影劇本範例

Cover Photo by KAL VISUALS on Unsplash

Lauren McGrail 在 The Lights Film School 上,分享編劇除了故事技巧外,一個令讀者如臨其中的方法:視覺化寫作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目錄

劇本應該讓電影躍然紙上

即使是最成功的編劇,都必須接受這個難以下嚥的現實:世界上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不會讀你的劇本。(延伸閱讀:投資相關)尤其是相較於電影成品的觀眾數量。   

然而對電影從業人士來說,劇本(連同攝影機)可能是最重要的工具。誠如希區考克所言:「製作一部偉大的電影需要三樣東西:劇本、劇本、劇本。」   

筆者作為電影專業人士,十年來閱讀無數優秀劇本,但頂多只有二十個劇本仍在記憶中巍立。為什麼這些劇本如此突出?   

答案就在:令人浮想連翩、具有吸引力和說服力的視覺化寫作。對白固然重要,但它必須深植於令人感覺真實的世界裡,才能有自己的生命,也才能攫住觀眾。 

視覺化寫作就能創造出這個世界來。   

編劇於描述段落視覺化寫作的四大要素
編劇於描述段落視覺化寫作的四大要素

視覺化寫作的四大要素介紹

劇本中的視覺化寫作指的是:除了對白之外的所有部分,亦即視覺描述。(延伸閱讀:台灣常見劇本格式)。 包括:   

場景事件:
場景中發生了什麼事?火車呼嘯而過?一匹馬馳騁經過窗邊?角色的周遭有什麼正在發生?

角色外貌:
劇中角色看起來怎麼樣?整潔體面?邋遢?雙眼炯炯有神?疲憊?他們穿著什麼?優比速制服?婚紗?毛衣長褲?你所選擇的視覺細節會揭露角色的人格,以及他們當下的經歷。

地點外觀:
場景中的地點看起來怎樣、感覺如何?寫出地點的獨特之處。別只是說廚房裡有爐子和冰箱,而要說出這個廚房和其他的有何不同。狹小逼仄?寬闊潔淨?溫暖舒適?描寫得具體些。

角色行動:
角色正在做什麼?他們如何行動及回應?有人剛對這名角色說了「我愛你」,他們低頭並開始哭泣、歡喜得跳起來,還是跑開?別忽略了他們的肢體反應可以傳達出他們心裡所想。  

任何試圖在觀者心中描繪出圖像的描述,就是視覺化寫作。以下列出四個相應的劇本範例  

視覺化寫作的四大要素①:場景事件

達米恩.查澤雷的《進擊的鼓手》(2014)   

《進擊的鼓手》的劇本藉由突顯場景中的特定時刻,以滿滿的動作描述,構建出節奏、情緒及強烈的緊張感。

室內 安德魯的練習室 數小時後

安德魯瘋了似地練習,試著打出雙跳。在他左方,電子節拍器閃爍。時間設定:380。

安德魯停下,重新設定節拍器為390。又繼續打擊。試著跟上。重新設定節拍器到400。現在完全跟不上。奮力拚搏、汗流浹背、雙手起泡,這時--

喀啦。安德魯的右鼓棒斷成兩半。

他停下來。疲憊。看著自己的手,冒汗,水泡發痛。

回頭看節拍器。仍在嗶嗶作響。他將它關上。

抬頭看海報--巴迪.瑞奇俯在鼓上。

簡短而動感的句子突顯了特定影像:節拍器、安德魯起了水泡的雙手、鼓棒。這個場景是關於「安德魯瘋了似地練習」,直到「喀啦」,他的右鼓棒「斷成兩半」。在此之前一連串的句子:「奮力拚搏、汗流浹背、雙手起泡」,對比簡短有力的「喀啦」驟然而止。你幾乎可以聽到聲響。   

 

查澤雷的視覺化功夫,讓我們彷彿和安德魯在一起。我們感覺到他的專注和執著,直到意外發生,放鬆了張力--具體以「看著自己的手,冒汗,水泡發痛」三個短句讓我們緩過氣來。結構和影像結合,將我們捲入場景動作中。    

視覺化寫作的四大要素②:角色外貌

麥特.戴蒙和班.艾佛列克的《心靈捕手》(1997)  

 可以用引人注目的角色來抓住讀者的注意力。在劇本裡,編劇要讓角色人性化。角色一登場便描述其外貌和神態舉止,及早著手塑造角色乃明智之道。   

想想《心靈捕手》的開場。威爾.杭汀是主角,但圍繞在他身旁各具背景的人物隨著故事開展一一登場。在劇本首頁我們便見到許多主要角色。   

淡入   室內 南波士頓布拉尼石燒烤酒吧 晚上
酒吧骯髒破敗。就算真有廚師,也肯定不在場。幾張空桌,我們幾乎可以聞到地板上前夜啤酒和蝴蝶餅碎屑的氣味。

查克:天啊!我要告訴你們一件最扯的事。

四名年輕男子圍坐在靠近酒吧後方的桌邊。

全體:老天!我們聽著呢 !

主講的是查克.蘇理凡,20歲,是這群人裡個子最大的。

他大聲嚷嚷,精力旺盛,是個天生的表演家。他身旁的是威爾.杭汀,20歲,英俊而自信,是聲音柔和的領導者。威爾右手邊坐著比利.麥布萊德,22歲,大塊頭,寡言,你絕對不想和他爭執。最後是摩根.歐梅利,19歲,個兒比其他人小。摩根精瘦而焦慮,聽著查克的恐怖故事顯然格外反感。

四個男孩都操濃重的波士頓口音。這是粗野的愛爾蘭工人階級社區,這些男孩就在此生長。

戴蒙和艾佛列克並未籠統地寫:「一群年輕男子圍著20歲的威爾.杭汀而坐。」相反地,他們細細描繪出每個角色,從一開始就寫出各人的差異,暗示每個角色在未來將如何影響劇情走向。 

(延伸閱讀:看〈心靈捕手〉四位角色來到哈佛學生入場的酒吧片段,比較兩場的異同

視覺化寫作的四大要素③:地點外觀

約翰.拉薩特等人的《玩具總動員》(1995)   

事件發生的所在就預示了事件本身。編劇的職責就在為每個地點投射出幻象,突顯出關鍵物品,將情緒和情感設置妥當。  

皮克斯的《玩具總動員》是個經典範例,故事發生在熟悉的地方,卻用新的觀點陳述:玩具!我們到訪的其中兩個地點是臥房,但兩者迥然不同。第一個是玩具主人安弟的臥房,歡樂又安全。第二個則是破壞者席德的臥室,陰暗又嚇人,玩具們都不敢涉足。

淡入    室內 安弟的臥房
一排紙箱擺在房間地板上。上面用蠟筆畫著圖案,模擬一座西部小鎮。臥房裡貼著帶著雲朵的壁紙,看起來像天空。

胡迪和巴斯光年從背包向外偷看他們的新環境。重金屬海報、廢棄玩具的殘骸及電動工具裝飾這個凌亂的房間。   他們在地獄......玩具的地獄。

胡迪:我們死定了。(從背包飛奔而出)我要出去!

胡迪從床舖跳到門把,拚命想打開門。行不通。胡迪落在地板上。

胡迪:鎖住了。應該還有其他路可以出去。

聲效:滾動聲
胡迪被聲響驚嚇。

小小的溜溜球從箱子後面滾出來,然後側倒。

害怕的胡迪從地上抓起一枝鉛筆,揮舞著鉛筆當作武器。

就在這時一道陰影掠過胡迪。他迅速轉身卻什麼也沒看見。

對席德臥房的描述,使人聯想起經典恐怖電影的背景。讀者可以聯想起身在陌生環境、一切皆可怖的生動感覺。   

編劇成功把安弟和席德的臥室描寫成兩個極端,角色們也因而有了不一樣的行動和感覺。   

視覺化寫作的四大要素④:角色行動

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等人的《鳥人》(2014)   

有時候並不需要描述角色的每一個舉動,但其他時候,為了在紙上重現一個場景,編劇必須非常具體地描寫發生在角色身上的 一切,以及他們如何回應。   

《鳥人》最令人難忘的場景之一,主角雷根為了回到戲院登台表演,幾近全裸跑過紐約市街道。這場景充滿動感,編劇必須在字裡行間捕捉緊張感和複雜的情緒。

雷根在門廊躲著閃電和暴雨以及劇院後門外的⋯⋯【41場】

外景 劇院外的一條小巷 (連續) 【42場】

⋯⋯小巷。巷尾我們可以看見觀光客沿街走動。雷根點菸,背靠著門,試著讓自己鎮靜下來。

雷根:吸氣,我讓自己冷靜。呼氣,我讓自己放鬆。

但這是紐約市,日光燈在他頭上嗡嗡作響。計程車按著喇叭。行人互相大聲叫喚。一切都加深了他的焦慮。

雷根看了下手錶。扔掉菸之前,他吸了最後一口,然後轉身回劇場,這才發現門鎖住了。他試著拉開門,但沒有用。他開始用力敲門。沒有回應。他敲得更響。什麼也沒有。

他轉身離開,並發現自己的袍子被門夾住了。他又看了一次錶,開始驚慌起來。他試著撕開袍子,但毛巾布太強韌,撕不開。他慌亂地四下張望,想找出辦法。沒辦法。沒時間。他脫下袍子,只穿著內褲和軟皮拖鞋。他衝出小巷⋯⋯

外景 大街(連續)【43場】

⋯⋯跑向大街。此刻,穿著他的內褲跑過街區。一名觀光客發現他了。

我們一路跟著雷根,感受到他的無助、焦慮和羞恥,一直到他進入劇院,「形容枯槁,汗流浹背」。  

 編劇十分具體地描述該場景及角色行動,因為他們需要我們在這裡與主角產生共鳴。我們彷彿藉由雷根的感官,看見聽到紐約市的熙攘,這不只加重他的焦慮,也加深了我們的焦慮。觀眾和角色之間隔閡被消弭了,產生一種親近感。   

這場景正好提醒我們:角色行動不只是導演和演員的專屬校場。《鳥人》證明:許多時候,角色的行動舉止是推動故事進展的核心,而這正是編劇的職責。   

誠如編劇約翰.派屈克.尚利(《剛果》、《發暈》、《魔島仙蹤 》)所說:「如果你把一群人放在房間裡,沒有劇本可循,他們只會呆坐。寫劇本就是實現一場表演。然後導演拿著劇本,雇用人手。就好像建一座房子卻連一塊磚頭都沒有。你需要劇本。建一棟房子之前,我必須知道如何建。」   

結語

當編劇掌握了視覺化寫作,就好像執起畫筆,在畫布上揮灑色彩,用文字建構起日後在螢幕上呈現的電影。強有力、刺激想像的視覺化描述,能夠激勵工作人員的靈感,甚至說服人們一開始就對你的劇本開綠燈(延伸閱讀:Netflix 為何留住用戶?如何留住用戶?——成為超過 1.67 億用戶的串流平台。 

的確不是所有人都會讀到你的劇本,但讀你劇本的人可能會據此製作一部電影。你的劇本應該讓電影躍出紙面。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