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解密:動作片要端出多少牛肉才夠?
Photo by Quino Al on Unsplash

寫一部動作片,劇本中需要頻繁的動作場面⋯⋯但要端出多少牛肉才夠? 專業編劇William C. Martell曾多次擔任影展評審(包括英國的Raindance影展),在 ScriptMag.com 剖析如何在故事和動作之間尋求平衡。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目錄

前言

評論我的著作《動作片編劇的祕密》時,許多人都說它適用在所有的類型電影。泰德.艾略特(《史瑞克》及《神鬼奇航》系列電影編劇)為初版寫了一大篇推薦語,列出本書可以幫助哪些電影類型的編劇,我想他唯獨漏了「傳統裸露西部片」。自從那本書出版,我時常檢視我的理論套用在其他類型電影上是否能成立⋯⋯目前為止,它們都屹立不搖!

在書中,我談及製作人喬.西佛所說「每十分鐘就要來個小高潮」⋯⋯爆炸、飛車追逐、打鬥,一個刺激場面保持吸引觀眾。西佛相信節奏是動作電影最重要的特質之一,但其實節奏和時機對所有類型的電影都很關鍵。如果一部喜劇劇本在20頁內都沒有出現任何逗趣場景,那你就有麻煩了!想像一下,20分鐘一下心跳都沒有!

為了測試這個理論,我在紙本Script雜誌上寫了一篇文章,檢視一部當紅浪漫喜劇中情侶的「心跳時刻」,並且在我的書《第二幕藍皮本》(註:藍皮本指美國大學生考試用的答題本)裡擴充成一章,檢視四部浪漫喜劇。理論成立!浪漫喜劇約每十分鐘(十頁劇本),情侶就會湊在一起,為的是用滑稽的方式將他們分開。

我在其他書裡檢視過驚悚劇、劇情片和喜劇。令人興奮的類型場景如心跳般有節奏地出現,這個理論不管在何種類型的影視中都站得住腳。所以,讓我們在此再來看一次。

在我的書《動作片編劇的祕密》裡,我說我們作為編劇的工作就是讓膀胱炸裂。

我們的劇本必須掌握好節奏,讓我們的觀眾「沒有」時間起身去上廁所。他們才剛花了九美元買了最大杯的可樂,電影才到一半已經快見底。現在他們正想找個冷場,趁隙去洗手間。我們的職責在確保絕無冷場⋯⋯每場電影放映都至少讓一個膀胱爆破。

但我們要怎樣才能做到?

原子能級動作 十分鐘一發

寇特.約翰斯塔德編劇的《極凍之城》根據同名圖像小說改編,故事發生在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的前夕。柏林圍牆將德國分裂為西德(民主)和東德(共產)。兩個迥然不同的德國。這是個間諜故事,每個角色都具雙重性。他們有兩面-一面在表面(公開面),另一面則隱藏著(祕密面)⋯⋯隱藏第二面是為了讓人們相信某件事並不是真的。

這部電影有很棒的80年代配樂,並且運用各種高超的電影(及編劇)技巧開展。有很多匹配剪輯,譬如某人被丟進河裡跳接到主角在浴缸裡濺出水花。某人接過一杯酒,跳接到另一角色坐下喝飲料。這部電影有流動性-一幕直接流進下一幕⋯⋯所有的場景和角色都在處理每事每人的雙面性。

英國間諜蘿琳.布勞頓(莎莉.賽隆)奉命到柏林找回藏在腕表裡的雙面間諜名單。早先一名間諜詹姆斯.蓋斯柯(山姆.哈格雷夫)前去將名單偷渡至圍牆另一邊並送出國外時,遭KGB(註: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特工巴赫金(約翰尼斯.約翰尼森)殺害,名單遺失了。蘿琳並未告訴上司蓋斯柯是她的戀人,她的任務帶有強烈的情感元素。

他們警告她身分不明的雙面間諜薩奇,薩奇假裝為他們工作,其實為敵人服務。沒人知道薩奇是誰。每個人都可能是薩奇,包括英國在柏林的間諜機構頭子帕西瓦(詹姆斯.麥艾維-在《極凍之城》和《刺客聯盟間諜薩奇,薩奇假裝為他們工作,其實為敵人服務。沒人知道薩奇是誰。每個人都可能是薩奇,包括英國在柏林的間諜機構頭子帕西瓦(詹姆斯.麥艾維-從《刺客聯盟》到《極凍之城》,他已成為超殺女主動作電影中的男一號)。

帕西瓦尋找藏有雙面間諜名單的腕表,他發現名單的情報來源「間諜鏡」(艾迪.馬森)。間諜鏡已經背下名單,想要與家人安全偷渡至圍牆另一邊,並以此交換情報。

當蘿琳處理圍牆兩邊的雙重性,以及兩邊的衝突,她透過一系列有趣而創新的動作場面殺出自己的路,最終找回名單並揭穿雙面間諜薩奇的身分。

到底有多少動作場面呢?

我憑著《極凍之城》開幕夜的觀影記憶寫出,可能會有遺漏。

  1. 間諜蓋斯柯在柏林遭到追殺,最後被卡車撞擊,被巴赫金射殺,然後被丟進河裡。
  2. 當蘿琳抵達西柏林,KGB間諜偽裝成英國間諜來接她,接著一場飛車追逐及車內打鬥,當中包括高跟鞋功夫。
  3. 蘿琳和帕西瓦在旅館房間來一場「不打不相識」的趣味打鬥。
  4. 在蓋斯柯的公寓哩,蘿琳和一群KGB間諜發生一場精彩打鬥,包括冰箱門功夫,並利用澆花水管作為武器及逃跑的工具-真正精彩的動作場面,臨場應變的武器充滿想像力。平底鍋功夫和令人發噱的鍋鏟功夫。
  5. 帕西瓦伏擊巴赫金,偷走藏有雙面間諜名單的腕表⋯⋯名單包括薩奇的身分。
  6. 蘿琳被KGB特工跟蹤穿越東柏林,在東德一家電影院裡發生一場大戰,當時正在放映塔可夫斯基的《潛行者》(我愛她被追蹤至電影院,正好放映這部獨特的電影)-她用車鑰匙刺進一名特工(丹尼爾.柏哈茲)的臉⋯⋯打鬥結束前鑰匙都一直插在他臉上!很棒的大螢幕前逆光打鬥!
  7. 遊行中逃離東柏林-避過刺客和狙擊手的耳目,將間諜鏡偷渡出去。你知道這個場景來自《絕命追殺令》及《國防大機密》等百萬部其他電影?《極凍之城》也用上了,卻利用雨傘!此處也發生了槍戰。大街上的狙擊和偽裝己方的刺客。遊行散去。
  8. 蘿琳和間諜鏡躲進一棟公寓,在公寓裡發生了一場超級激烈的打鬥⋯⋯看來一鏡到底!立燈功夫、利用空機關槍使出高爾夫球桿功夫、輕便電爐功夫(哎喲!)和木塞開瓶器功夫!
  9. 和上一場看似無縫接軌,打鬥和槍擊延伸到樓梯間繼續!儘管它們剪輯得看起來像是一鏡到底,我把它們視作兩幕,因為兩者各有不同的地勢和不同的動作。如果你認為我耍詐,想要把它們計作一場,沒問題!
  10. 蘿琳和間諜鏡遭KGB大隊人馬飛車追逐,最後猛然一撞,他們的車飛進斯普雷河,他們的車像石頭一樣下沉⋯⋯創造出刺激的逃生和倖存場景。
  11. 帕西瓦和戴爾芬在她的房間打鬥,更多的隨手拿兵器功夫。
  12. 蘿琳和帕西瓦對決。「真相和謊言。像我們這樣的人搞不清其中差別。」一個間諜的雙重性。
  13. 蘿琳和一群KGB間諜的槍戰,發生在電影結尾,卻是預告片的第一段-可惡的劇透!

我漏了什麼嗎?我知道還有一堆小小的懸念場景、一些我避免劇透的轉折,還有一些追逐⋯⋯以上是我記得的13個動作場面(如果你把看起來是一個鏡頭的兩個場景合併起來,那就是12個)。每十分鐘超過一個動作場面-《極凍之城》片長115分鐘。你對2017年動作電影的心跳率有概念了。

心跳節奏原則 歷久彌新

至於1990年代以來老式的動作佳片,像《空軍一號》(1997年,超過20年了),由尼柯爾編劇獎(註:由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每年頒發)得主編劇,有多少動作大場面?嘿,故事全都發生在機上,動作可能不太多,是吧?三萬英呎的高空中沒機會飛車追逐(等一下,《玩命關頭》就做到了)!

  1. 開場-突擊隊捕獲芮狄。
  2. 恐怖份子挾持空軍一號。
  3. 射殺駕駛員(小場面-但飛機失去控制)。
  4. 總統赤手空拳對戰恐怖份子。
  5. 空軍對空軍一號開火,使恐怖份子站立不穩,好讓總統一拳擊倒他。
  6. 總統與兩名恐怖份子激烈槍戰。
  7. 燃油機爆炸。
  8. 伊萬和總統拳戰。
  9. 伊萬離去後,總統逃跑,打被兩名恐怖份子。
  10. 總統和伊萬在艙門邊拳戰,「滾出我的飛機!」
  11. 米格機攻擊-空軍與之激戰。
  12. 總統在空軍一號墜海爆炸的前一刻逃離。

好了,有一打動作場面-比《極凍之城》少一個,或是一樣多。即使是二十多年前的動作電影,節奏仍然很快,仍然有著類型電影的規律心跳節奏。

每種電影類型都要按時上菜

如果你問道:「那浪漫喜劇呢?」只要看看我的《第二幕藍皮本》裡那一章,檢視浪漫喜劇的節奏,一樣每十分鐘內就得端出牛肉。

這都關乎節奏-衝突場景打破故事表面的頻率。

各類型的牛肉場景⋯⋯

  • 如果你寫喜劇,那就是整段非常好笑的場景。
  • 如果你寫劇情片,那就是精彩的戲劇化場景。
  • 如果你寫浪漫喜劇,那麼就屬於「情人聚首只是為了被迫分離」的場景。
  • 如果你寫恐怖片,那就是非常嚇人的場景。
  • 如果你寫驚悚片,那就是巨大懸念的場景。

適當的牛肉場景取決於你的故事類型。如果你的劇本牛肉不夠多,它就會變得擁腫和節奏緩慢⋯⋯你的觀眾不會買單。

 

創造品質 用動作場景揭露內心衝突

這並不表示當節奏慢下來時,你就隨便塞進一場撞車或好笑的段子。看起來可能很刺激,但只流於表面-空有熱量。你的劇本或小說沒法靠著空熱量過活-你需要情緒的力量。

記住,外在衝突的目的在坦露角色。如果你的外在衝突無法坦露角色-無法製造戲劇化的情境-它就沒有用。我們不會在乎飛車追逐。那不過是金屬追逐金屬。電影關於人。車子不會買票,人會!

你能找到有機衝突的地方,在深掘你的故事-回到情感衝突,創造一個場景強迫你的主角做決定。結果可能造成一場飛車追逐,但這場追逐是有作用的。

《極凍之城》之所以成功發揮,在於設定-被殺的特工是她的情人-因此很私人。他們的關係甚至閃現在她腦海裡。Netflex的《制裁者》利用多次閃回法蘭克.卡索和他被殺害的妻子在早晨醒來,維持故事中的情感元素。

因為我們知道蘿琳在接觸與她的情人被害有關的人時,心裡帶著哀働,這些場景別有意味。但當持續的動作場景和鏡頭沿著樓梯往上移動到蘿琳和間諜鏡躲藏的公寓時,他們被發現了,然後又跟著向下移動到汽車,我們於是有了一場帶著情緒的飛車追逐,因為蘿琳試圖保護間諜鏡-而間諜鏡是溫馴的小會計類型⋯⋯在早先的場景裡我們看過他的妻子及家人。我們在乎間諜鏡,這使得我們關注有他在的動作場面。

在實體衝突中找到情感衝突,將老套的飛車追逐轉化得刺激而充滿想像,不致淪為金屬追逐金屬。這就能在動作場景中創造出品質。這麼說好了:我們的英雄的內心衝突就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他人之上⋯⋯來場飛車追逐闡明它吧!

我們的英雄和他的助手正被反派追殺。英雄和助手跑過停車場,抵達他們的車子,反派就在身後!助手慢了英雄幾步,大喊:「等等!等等!」但英雄沒有放慢速度。他爬進車裡,發動引擎⋯⋯反派鑽進他們的車,也發動引擎。助手猛然打開後座車門。反派的車子呼嘯著追趕⋯⋯助手還沒爬進車子!英雄打檔,加速離去,助手仍在打開的車邊跑!「跳進來!」「慢一點!」但追逐已經開始了。助手找不到時機跳進開啟的車門。反派加速-英雄也加速⋯⋯後座車門關了。現在助手跑在車旁,但無處進入。反派的車逼近了。英雄別無選擇只能甩掉它,然而在英雄加速離去時助手跳到後車廂上。

標準的飛車追逐開始了⋯⋯助手懸在車子後部,雙腳垂在邊緣。如果英雄開得太快,助手會墜落。如果他在街角甩尾,助手會墜落⋯⋯如果英雄開得太慢呢?你知道那老一套,反派的車猛撞英雄的車?現在不一樣了,助手的腿夾在中間。現在助手的性命就懸在這場飛車追逐上,而英雄無論做什麼都緊連著他的內心衝突--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他人之上。外加,我們給了觀眾意想不到的-一場前所未見的飛車追逐。一場飛車追逐內建人類情緒。一場我們關注的飛車追逐。一個超刺激的場景揭示出故事的主題和情緒衝突。

然而《極凍之城》中與間諜鏡一道的打鬥、槍戰及飛車追逐,和我剛才編出來不同,儘管兩者都有「英雄在刺激的動作場面中必須保護助手」的概念。在此,雙面間諜的名單就在間諜鏡腦中,蘿琳如果不能保護他-他們就失去一切資訊了⋯⋯也無法找出薩奇的身分(薩奇可能牽涉謀殺蘿琳情人)。

在這些動作場景裡,有的情感因素比其他情感因素更重要

 

 

(延伸閱讀:從計畫到拍攝 動作設計教戰指南

創造前所未見的場景

同樣地,在我的簡短敘述中,你可能發現所有的動作場面都有趣、富創意且與眾不同。場景個個不凡--它們都有特殊的場所或怪異的武器--或是其他事物,使它們比你在其他電影裡看見的一般動作場景更有趣。這是另一個重要的元素--無論電影類型--我們前所未見的場景!如果你曾經在其他電影裡看過類似的喜劇場景,你必須為你的喜劇想出原創的喜劇場景。一部原創的劇本充滿原創的角色和原創的場景。

實體和情感衝突是故事中的共謀。無論何種類型,故事中必須呈現兩者才能發展。

停看聽 你的故事檢查清單

  • 你的故事中有多少「類型牛肉」?
  • 刺激場面是否有穩定而規律的「心跳」?劇本中最好約十分鐘內就端出一道「類型牛肉」。
  • 你的「類型牛肉」場景帶有情緒嗎?我們在乎這些角色嗎?
  • 你的「類型牛肉」是否創新而激動人心?
  • 在場景中,角色是否必須做出艱難的決定?
  • 每一道「類型牛肉」都是故事所需的嗎?

 

無論何種類型,評估你的劇本節奏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三部同樣類型的電影,然後測量它們的時間點。寫下每一刺激場景,記錄它在電影中的時間。這會給你該類型的心跳節奏的概念。

現在比較你的劇本與三部相同類型的電影。有足夠的事件發生嗎?當你開始做這件事,你會發現故事在電影中進行得有多快。傑出的劇情片如《凡夫俗子》或《教父第二集》以飛速推進,足以折斷脖子。每幾分鐘就有戲劇化的事件發生。兩部電影都是在MTV尚未出現前製作的,但仍快速地從一個刺激事件移動至下一件。

確認一下《北西北》,1959年的電影!無論何種類型,電影都在推進。確認你的劇本有足夠的刺激事件發生⋯⋯你不想讓觀眾睡著。你要足夠的動作,或足夠的笑點,或足夠的戲劇化場面保持你的故事進行⋯⋯以及嶄新而有趣的場景。這並不是品質或數量擇一的問題,就如同我前面講的:

編劇沒有「或者」--全都要「兼具」--你需要品質和數量。兩個都要。

Similar Posts

One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