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製作的新時代(下)COVID-19中怎麼拍攝親密場景?

從親密行為協調員的角度來看, 安全標準正在提高,同意權受到空前重視, 因為人們對界限和個人空間的意識加強了。 如果人們思慮因COVID-19而增加, 長遠來看這只能是件幸事。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目錄

約瑟芬.奧斯貝格-藝術總監

奧斯貝格正在進行魯本.奧斯倫的首部英語長片《悲傷三角》(暫譯),該片於2020年6月底在瑞典恢復拍攝。

《悲傷三角》的製作暫停了三個月。它是一部預算1100萬美元的諷刺作品,為當時歐洲恢復拍攝的最大規模製作之一,其瑞典導演奧斯倫最知名的作品為《婚姻風暴》和獲得金棕櫚獎的《抓狂美術館》。「我的部門比主要工作人員更早回來工作,氣氛很好,」奧斯貝格說,她負責創造電影裡的視覺世界。「在幾個月沒工作後,每個人都非常高興地回來了。」

這部電影部分設定在一艘豪華遊艇上,奧斯貝格在瑞典西部城市特羅爾海坦的工作室裡進行遊艇室內的訂製工作,工作室是在封城前組裝的。奧斯倫的英語處女作由伍迪.哈里遜和英國演員哈里斯.迪金森主演,在COVID-19迫使停工前,該片已進入製作25天。當哈里遜確認他可以從夏威夷的家搭機前往拍攝他的場景,拍攝就在安全措施中復工了。

「在(恢復)拍攝的第一天,我們依組別被分配到不同的顏色-我是美術部門的一員,分派到粉紅色,但也是綠色,代表主要單位,可以和導演、攝影指導與演員同時在場,」奧斯貝格告訴BBC。

「我們在一個包廂裡用早、午、晚餐,我們旅館裡的餐廳關閉。我們戴著口罩,而服裝、化妝和道具部門以及任何接近演員工作者,必須戴護面罩。我們也收到溫度計測量自己的體溫,不過我很健康,有時候會忘記。」

這位藝術總監說,在現場,新的措施並沒有實際限制她工作的能力,但一開始她想念和同事們的社交互動:「不能夠擁抱任何人,我感覺很奇怪,」她說,「但這很快就變成新常態,感覺也沒那麼不同了。」

破例讓哈里遜飛往瑞典進行一週拍攝是個創舉,是與瑞典邊境警察和外交部等部門達成協議的結果。瑞典對國際旅客入境的旅行限制從2020年3月17日開始實行,嚴格的規範維持至8月31日。只有被視為高技能的專業人士、無法遠距工作才能豁免,但即便如此,也無法保證入境,因為每個個案都必須在邊境管制點由瑞典警察當局評估。當哈里遜中停洛杉磯時,由於荷蘭航空認為哈里遜的文件有誤,電影製作人必須去電說服他們萬事妥當。

「我們的製作人埃里克.海門多夫真的很努力和官員周旋,才讓伍迪例外入境,」奧斯貝格說。「當他抵達這裡,他對一切事都很放鬆。」 

儘管大流行仍持續著,奧斯貝格仍對工作保持樂觀:「很多製作似乎都重新開始了,所以不久的將來看起來一片光明。」

麗茲.塔波特-親密行為協調員

塔波特目前在COVID-19措施下參與兩個企劃案。她成立了舞台與螢幕親密行為協調網。

親密行為協調員日益成為電影和電視現場的基本成員,特別是鑑於#MeToo和Time’s Up運動(註:由好萊塢藝人倡議的反性侵犯活動),以及隨之而來對產業內關於女性及同意權更透明對話的呼籲。  

「我們的工作是以盡可能安全的方式實現導演的願景,」塔波特說。這職務涉及編排性行為場景,以及其他與性無關的親密場景,例如家庭間的親密接觸,範疇從決定演員間的行動及界線,到與演員和工作人員懇談,以確保內容不會引發任何人的強烈反感。他們也協助演員和導演,對於願意在場景內做什麼達成協議。

毫無意外地,當拍攝涉及大量肢體接觸的場景,新的後COVID-19英國電影委員會規章帶來一系列新挑戰。但規章也明訂所有現場現在必須有一名親密行為協調員在場,指導拍攝這些部分-塔波特說,撇開大流行不談,從長遠來看這只能是樁幸事。

「在這之前,很多製作顯然都不這麼做,」她說。「所以安全標準正在提高,而我想同意權受到重視的程度前所未有,因為人們對界限和個人空間的意識加強了。如果人們對界線的思慮因COVID-19而增加,這只能是件積極的事。 

塔波特說,由於資訊受到嚴密保護,她不能透露製作的細節。然而作為該領域的意見領袖,她參與了英國創意產業工會Bectu所編撰的電影及電視復甦計畫,並協助起草拍攝親密場景時確保演員和劇組安全的詳細規則。例如,他們明訂攝影技巧和影射動作應優先於涉及身體接觸和裸露的場景。

報告還要求為每位演員購買或製作遮蔽護具(在鏡頭前模擬性行為時遮蓋演員生殖器的保護罩或小袋),而當演員需要進入彼此間兩公尺內的範圍,必須遵守嚴格測試或隔離程序。它強烈建議拍攝親密場景的演員,在進入現場前自我隔離14天。

然而,如果說拍攝現場的安全措施有所改善,塔波特也看到一些令人擔憂的事態發展,即愈來愈多選角和試鏡移向線上。最近一個案例中,一個偽裝成選角指導的犯案者被發現索取女演員的露骨性愛素材,並遭舉發。選角經紀人也在Twitter上警告演員,他們絕不應在試鏡中被要求裸體或模擬性愛動作,無論是自拍或當面。「某種程度上,選角的世界就多元化的角度已經非常開放,因為任何人都可以從任何地方試鏡,這很棒,但我們需要杜絕其他問題。」

在這個封城後的拍攝新階段,可見製作公司正在尋求新的創意方式拍攝劇親密性質的場景。其中一種方式就是用演員實際生活中的伴侶作為「愛情場景替身」,美國長壽肥皂劇《大膽而美麗》便採此道。

然而,「個人和專業生活之間的模糊讓它變得複雜,」塔波特說。「情感是真實的,你的身體正在體驗所有這些賀爾蒙,但處境卻是假的。你們是兩個人坐在聚光燈下,有20個其他人在圍觀。」另一個格外新奇的方法則是用人體模型替代演員,同樣由《大膽而美麗》所試用。

泰國和印度寶來塢的拍攝現場已經禁止所有的愛情場景,而Netflix劇集《河谷鎮》讓整個劇本充滿暗示,以取代螢幕上的一些動作。  

塔波特說,整個產業新近對演員在現場的個人安全之重視,引起的連鎖反應將只會使親密行為協調員的工作變得更加充實。「有時候當我們進入製作現場,會感覺我們有點像站在角落裡的健康及安全官員,」她說。「(但是)許多我們所受的訓練在於動作編導,圍繞著肢體技藝以及如何安全地創造動態親密。因此可能還會有更多的機會。」

Photo by Chris Greene on Unsplash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