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電影人談論美術設計,在說什麼?

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澳洲藝術總監兼劇裝設計師 Leon Salom 在 The Conversation 說明藝術總監解決了電影呈現的哪些影像需求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目錄

前言

 當我們看電影時,我們怎麼知道故事發生在何時何地?

這只是電影或電視劇集的美術指導幫助觀眾解答的問題之一。透過設計出故事背景的實體環境,他們回答了問題。

 澳洲籍的凱薩琳.馬丁以《大亨小傳》囊括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及最佳服裝設計兩個獎項。服裝設計的工作很容易理解,藝術總監的貢獻卻往往不甚明確。 

下列是美術設計幫助我們回答的問題,有時並不容易察覺。 

  • 我們怎麼知道即將展開的是什麼樣的故事?
  • 對發生的事件我們應該嚴肅以對或一笑置之?
  • 何時我們該為故事中的角色憂慮?
  • 何時我們可以放心並確信一切都會完滿?
  • 我們怎麼分辨角色的感覺如何?
  • 這些角色是從哪裡來的?
  • 什麼把他們的人生引導到這時點來?
  • 我們怎麼知道是否可以信任他們?

 有時候,美術設計會提供觀眾非常精確的訊息。例如,畫面上清晰顯示出影片設定的特定日期。

然而大多時候美術設計會選擇提供蛛絲馬跡,避免太過精確:在某一角色的家裡使用天然材質及溫暖的自然色調,可以暗示他們較有溫情、較人性,特別是相較於家裡顯得光亮、有稜有角且較人工化的角色。藝術總監梅琳達.多琳在澳洲電視劇集《一記耳光》裡就透過對照兩組角色赫克托及艾莎、哈利及珊蒂迥異的家庭環境,成功樹立強烈的對比。

電影的美術設計工作包含使電影可信和創造全新世界
電影的美術設計工作包含使電影可信和創造全新世界

使電影可信

電影要求觀眾進入一個不屬於他們的世界,並在此經歷一段旅程。這段旅程通常以人物(或擬人化角色)故事形式呈現,由敘事驅動。

為了創造出這段令人享受的旅程,電影工作者必須著力讓觀眾情緒隨之起伏。怎麼做?藉著加強某些角色,並使他們受到事件開展的影響。如此一來,觀眾就不得不打消疑慮,接受這些角色真實存在。

演員總是說「賦予角色生命」,而藝術總監努力做類似的事情,將真實性賦予角色周遭的世界。兩者互相依賴,如果任 一方出錯,魔法就會被打破,影片的感染力也會消失。

影視的情緒,或說情感上的基調,主要由美術設計營造。

這往往是設計過程的起點。視覺研究彙集了能夠最好地支撐起故事情緒或氣氛的影像。這些影像組成情緒板,能高效傳達非文字的特質。

這些影像用來與導演溝通設計概念的方向,並建立主要架構,以便藝術總監可以據此作決策。

 色彩是藝術總監所擁有最有力的工具。 

與導演、攝影指導及劇裝設計就影片色譜達成共識,是最初的決議之一。控制色彩不只能賦予影片鮮明的美感,同時也營造出情緒,點出最重要的目標,傳達角色的特質……還有更多。

(延伸閱讀:導演、編劇如何準備與討論美術 

傑西.岡寇爾為柯恩兄弟導演的《醉鄉民謠》擔任藝術總監,他使用了幾乎都是棕色的冷色調,使人感受到主角的憂慮情緒。

亞歷克.艾蒙德在2010年的《超危險特工》同樣在主角法蘭克.莫西斯(布魯斯.威利飾演)的屋子裡使用了冷色調,表現出他的退休生活缺乏成就感,似乎處於憂鬱狀態。

創造全新世界

在攝影棚拍攝一部影片時,比較容易看出藝術總監對創造故事世界的貢獻。

 所有帶入攝影棚或在棚內搭建的元素,都必須經過選擇。藝術總監的責任範圍包括所有布景、陳設及道具(任何演員會使用到的可移動的物件)。藝術總監會設計或指導這些範圍內的設計,並在拍攝準備期間監督其製作、採購、繪製及安裝。

 若電影在實景拍攝,或許較難察覺藝術總監所扮演的角色,但基本上工作是相同的。

 導演同意了影片的視覺特質後,藝術總監便要使拍攝場所契合這些概念。

 然而凸顯設計的過程有所不同。在攝影棚內可以從頭造起,實景拍攝則必須決定該對拍攝場所做些什麼。哪些需要修改或完全移除?要加入什麼東西?

 藝術總監絕不閉門造車。他們是美術部門隊的領導,和美術指導一起帶頭。美術指導比較像是專案經理。

 美術指導的職責在將藝術總監的想像付諸實現,他們處理製作過程中大量多樣化的後勤工作,如:排程、經費及人員僱用。美術團隊其他成員可能包括搭景師、採購人員、陳設師、信差、平面設計師、繪圖員、道具製作人員及布景搭建人員,視製作規模大小而定。

(延伸閱讀:如何為電影創造傑出的美術設計

何謂好的美術設計?

思考設計的實質是非常重要的。

 一般想法中,設計涉及創作一件具有精緻美感的新東西,符合預定目的,或為此創造一張藍圖。

 好的設計在實現功能性的同時也好看。延伸來說,好的美術設計就是創建一個具精緻美感的環境,讓影片說的故事達到最好效果。

 對一些影視而言,這意味著大膽且具強烈存在感的美術設計,就像為影片增加了一個角色。

 凱薩琳.馬丁贏得奧斯卡的設計作品《大亨小傳》就是最好的例子。觀眾從頭到尾都強烈意識到電影的設計。它驚人地美麗,活力四溢地充滿著華麗的色彩,而營造派對效果的細節如此浮誇,使我們領悟到這一切不會長久。

 低調的美術設計或許並不引人注目,但同樣可以是成功的設計。

 在這類影視中,美術設計必須建造出視覺可信的故事世界,同時保持低調,不致分散觀眾對情節的注意力,這都仰賴設計上的最佳決策。

許多藝術總監都說,當觀眾表示沒注意到美術設計,他們就知道他們成功了。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