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視覺特效總監生涯中的一天

Cover Photo by Michael Dziedzic on Unsplash

漫威的視效總監 Jake Morrison 分享其工作內容,由Trevor Hogg 在 VFX Voice 雜誌分享撰稿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目錄

前言

如同其他的電影工作人員,視效總監的核心職責在於:在電影院裡實現導演的想像,並提升成果。隨著前期製作、拍攝及後期製作的不同階段,實現這個目標的日程也有所不同。在漫威視效總監傑克.莫里森製作一部電影的兩年時間內,究竟有多少障礙需要跨越? 

視效總監工作可依照前製、拍攝、後製劃分
視效總監工作可依照前製、拍攝、後製劃分

前製期:視效總監的工作

 「我認為沒有其他事比鐵人三項更類似整個過程,電影製作有三個部分,每個部分都截然不同,」漫威工作室的視效總監傑克.莫里森(《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表示。當時他正處於《雷神索爾4:愛與雷霆》(暫譯)的前期製作階段,與雷神索爾(克里斯.漢索沃)和導演塔伊加.維迪提(《兔嘲男孩》)重又聚首。「最常見的誤解或許是:前製階段直到結束都不會有任何視覺特效人員加入。只有我和視效製片人。」

 

➊ 天馬行空

「前製是天馬行空的時期,沒有一個點子是壞的,每件事都可能是有史以來最棒的,」莫里森說。「你在心裡對以前做過或看過的電影執行大體解剖。就視效總監而言,設計階段工作有趣的一點是:你更聚焦在建構零零碎碎的場景和酷炫的片段。這當中許多是視覺化想像,但也不全然是。你想著:『如果我們在第一幕做這個並在視覺呈現,那麼在第二幕的戰役我們就能獲得成功,因為觀眾已經夠習慣,可以意會到更高層次的玩笑。』你可以輕易構想出『啊,我發現…』的時刻。」在前期製作和主要拍攝階段,藝術總監和攝影指導之間會發展出緊密的聯繫,為這個企劃建立一種視覺語言。「這形成開放式的討論。『我們要有什麼,它最終會看起來怎麼樣,以及我們需要利用什麼工具,以最好、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製作電影』。」

 莫里森大致在一部電影上花兩年時間。「你建立起一個家庭,發展出一種默契,特別是當你和同一批人再度共事。你們必須建立相當的信任,因為藝術總監需要知道:對這個我們即將創建的世界或環境,我明瞭它該呈現出什麼樣子。他們最多只能建構出場景和攝影棚外景的片段。觀眾所看見的、大部分場景的虛擬攝製都落在我肩頭。

 到了後製,一切又不同了,設計及概念形成得靠視覺特效公司,但麻煩是它很少完美吻合藝術總監最初的想像。不管在哪種媒體或哪段時期,每位藝術總監都有獨特的風格印記。你必須艱難地蒐羅這些訊息,銘記著直到抵達終點線,就好比我在為塔伊加擔任第二組導演,我就必須運用他獨特的運鏡方式。」 

 

❷ 關鍵利器:視效預覽(Previs)

「現在的美術部門運用3D軟體廣泛得多,他們也會一次又一次繪圖,實在是件好事。」莫里森說。「3D繪圖軟體Maya或Cinema 4D可以處理到某種程度,產出許多3D架構,然後我們用燈光和質地讓整體變得豐滿。我得確保來自藝術總監的資訊流清晰明瞭地引領視效預覽(previs)。我也會製作劇裝設計的視效預覽版本。我同時會著手建立燈光模型,這樣一來,當藝術總監加入時,每個人都可以看到我們企圖打造的場景是什麼樣子。你開始編排出一些極短的段落及一直在設計的酷炫動作節拍。你開始看見電影成形了。前製到了某個階段,第一美術指導加入了。視效預覽對他們來說是極為強大的工具,他們可以把它細細切分,計算出拍攝需要花多少時間,查看演員可以工作的時候,然後彙集成拍攝時間表。」

 (延伸閱讀:Previs、Postvis、Techvis

 

➌ 和製片人的合作:互信

視效總監和視效製片人之間的合作關係非常關鍵。「我的製片人必須確信我會負起責任,」莫里森說。「我不會要求一堆昂貴又不值得的東西。同樣地,我也必須相信我的製片人對我有足夠信任,當我要求昂貴的東西,那真的是我所需要的。預算只是預算。你看看負擔得起做多少,然後把每一項都做到最好。」第二組的視效總監稍後加入前製。「你想要他們有足夠時間了解影片的風格。呈現在觀眾眼前的就是一切。你必須看得見未來,把場景看作已加入CG角色的成品並自問:『我能相信演員正在對抗這實際不存在的東西嗎?』」

 

拍攝期:視效總監的工作

➊ 關注拍攝畫面

開始主要拍攝之後,多數工作時間就從製作辦公室轉移到洛杉磯。「你基本上就是住在拍攝現場,」莫里森評注道。「你為預告片開會,或用線上會議平台cineSync和外包公司同步審閱影片。從會議到總結我都參與了。」行動辦公室就設在片廠,用筆記型電腦接上網路。「螢幕上會顯示各個攝影機拍攝到的畫面。就是要事事關注,確保依照你想要的方式進行拍攝。
 
如果看起來有問題,我會禮貌地提醒數位影像技師。在製作過程中,藍幕比綠幕更受偏好。如果你的外景拍攝有一點點藍色的溢色,事實上是可以接受的,因為天空元素也是藍色調。但有時候我會用白色。燈光比邊緣重要,因為你永遠也無法補救打壞了的燈光。通常我會瀏覽藍幕的大段落-就我所知的攝影指導想要的重點-並做中性化處理」

(延伸閱讀:藍幕 vs 綠幕:你該選擇哪一種?

 

➋製作數位分身

「如果你提前知道演員,就可以製作出上得了檯面的數位分身,甚至經得起近拍特寫,你盡可能在前製階段利用LightStage和Medusa的面部捕捉技術,」莫里森說。「現在你唯一可以做LightStage掃描的地方在洛杉磯,你必須把演員約出來。男演員必須把臉刮得乾乾淨淨,否則掃描所得的訊息就沒用了。LightStage捕捉肌膚上所有的反射值,因此我們可以獲得演員在任何燈光環境的高品質模擬。但面部表情,就像實際演出,以及臉部的物理細節,就要利用Medusa來捕捉,它可以製作出高解析度的3D網格。全身及服飾的全面掃描,我們雇用一家公司,主要拍攝期間他們都會在場。這家公司也掃描所有的道具做前後比對。我們也用光學雷達掃描所有的場景實體,然後做完全的材質中性化處理,以便我們在後製中重建任一場景。」

(延伸閱讀:數位分身

 

➌選擇外包視效公司

正如同選角,選擇視覺特效公司也根據其專業。「在設計階段,唯一最重要的事就是確保你為對的工作找對的公司,因為各公司並非全能。說到數位人力,你會想到Weta Digital、ILM和Digital Domain。但同時另有數百家很棒的公司。我在《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用了位在雪梨的 Fin Design + Effects公司拍攝其中一段:克里斯.漢斯沃坐在輪椅上在藍幕場景中一動也不動,一個人在旁手持小風扇。Fin無中生有繪出整個兩分鐘的短落。大公司不一定做得到這種特製的、非生產線式的工作。你找大公司,是因為他們做得出動輒四、五百個鏡頭的最後戰役。你必須確定為了創造角色、環境、燈光及效果所需的核心機制已經完備,並且可以同時和一千名藝術家併聯合作。」

 

➍與外包視效公司溝通

隨著攝影和剪輯工作推移,鏡頭也持續重拍。「為了你所希望電影所呈現的樣子(根據分鏡和劇本),列出鏡頭清單,」莫里森解釋。「針對每個大段落,或任一世界或怪物,我會寫兩頁大綱附帶概念藝術(註:以插畫形式表達想法)來解釋:『這個怪物是做什麼的、它怎麼動作。這是用什麼做的、這些是它力量的來源。製作會創建出什麼、我們要有什麼成果、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我會把大綱發給視效公司,這在我們通電話之前就可以回答許多問題。然而開始拍攝後,大綱部分達成了,另一部分則沒有。如果是塔伊加,我們會大做即興發揮,整個劇本甚至因此修改。剪輯有兩週時間,接下來十週製作導演版。電影製片廠看過之後會發來評注。我們則進行後期預覽(postvis),把藍幕填上,加入CG角色。進入後期預覽就像另一回合的預覽視效,到這階段你才知道電影將會呈現何種面貌。」
 

(延伸閱讀:概念藝術

 

➎與剪輯人員溝通

「拍攝進行時,你時常會需要參考圈記的鏡頭(註:此指導演囑咐圈記的理想鏡頭),」莫里森談論道。「場記把它標註出來,交給剪輯室。這是讓剪輯人員知道導演心目中理想鏡頭的最快方式。隨著主要拍攝推進,剪輯人員就會發出越來越多關於特定鏡頭和 coverage(註:指用不同的角度、鏡頭拍攝一個場景里發生的所有動作、對話等)的要求。這相當直觀。我偏好剪輯人員剪輯視效預覽,因為它分屬不同公司,而有的剪輯人員傾向精簡;有的則較從容、鏡頭較長。」視效剪輯是視覺特效和剪輯人員之間的中介。「他們通常屬於我們的一員。製作導演版時,他們會去除藍幕,和視效預覽人員一起填上暫時性的背景。我在整個過程完成之際進行簡報時,我把電影可能呈現的樣子呈現給導演及製片廠看,包含背景。鏡頭中你不會只呈現動畫角色。我一次會呈現六或十個鏡頭,特別是趣味性場景,你需要了解背景脈絡才知道是否夠逗趣。在視效放映室背後,由視效剪輯來驅策。這種關係直到要開始拍攝之前才會發生作用。」

 

後製期:視效總監的工作

➊審閱外包視效公司的交件

後製的最終階段就像馬拉松。「《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中有2700個視效鏡頭,其中2500個是在最後一個月完成的。總共有18家特效公司。在洛杉磯,我們會以 cineSync和Polycom高解析視訊會議系統開始一天。我有一個投影大螢幕連接在Mac電腦上,加上Wacom平板電腦和觸控筆。一隊工作人員負責我的審閱-我的製片人坐在房間一頭-我有一隊協調員,每人負責審閱三家視效公司提交的視效鏡頭。我會從慕尼黑開始,接著倫敦、紐約市、威靈頓、雪梨、墨爾本及阿得雷德。剛開始我會在周二和週四審閱主要的視效公司,到了最後逼近收尾時,我每天都會審閱所有的視效公司。」

「漫威建立一套工具,讓我可以輕易快速離線檢閱鏡頭,」莫里森接著說。這代表他可以離開片場幾個小時,有私人時間。在與有時差的視效公司聯繫時,可以減少檢閱和修改的往返時間差。「我會直接打電話,好讓對方可以聽到我的聲音、提問及獲得釐清。或者寫下評論,加上附上評注的劇照,因為以適當的語調溝通很重要。」

 

 

➋與剪輯人員合作

在後製中,與剪輯部門的關係十分關鍵,有些剪輯人員想要視效鏡頭精確複製後期預覽,其他人則歡迎不同鏡頭的可能性。「我把這些評注全發給視效公司,告訴他們哪裡需要改進;另一方面,把視效公司傳送過來的作品送入剪輯也非常重要,即便尚未完成,」莫里森陳述。「通常傾向將後期預覽擱置一旁,直到拍攝完成。然而由於沒有參與視效公司的動畫和算繪,你已經錯過千萬可能性。我會主動要求視效公司傳送另一個版本,特別是動畫段落。我也會持續提出音效設計的建議,因為音效對視效相當重要。當我匯集所有片段進行視效預覽,我會加上音效,確認這一段是否具情感渲染力。」

說到成品,莫里森採用介於2K和4K之間的特殊格式。「我發現這是一種非常合理的方式,因為你不會要求視效公司去做95%的人根本看不到的作品。由於我已把它製成更高解析度,你也可以從中產出很好IMAX拷貝。我下意識認為我們應該以拓展動態範圍成像(EDR)完成。2K數位電影封包是分級後的標準動態成像(SDR),經修整處理後可以在大螢幕上放映,最後再經美術處理。我們也會製作家庭影音的版本。」

結語

莫里森表示,在創意和拍攝過程中有所貢獻,其價值永遠不會被低估。「把各個點放對位置、讓影像看起來優異固然非常關鍵,而你在旁貢獻點子,刺激創意,並提供別人沒想到的建議。視效總監為電影而工作,最重要的是,我們帶著最終成品跨過終點線,然後看著導演的眼睛驕傲地說:『這絕對是這部電影我們所能做出的最好版本。』」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