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是一件痛苦但快樂的事-良人行影業營運總監/製片人黃小芬

#不做白日夢的人 #堅持是一件痛苦但快樂的事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目錄

堅持是一件痛苦但快樂的事-良人行影業營運總監/製片人黃小芬

前言

就算你跟黃小芬沒見過面、且約在行人紛沓的捷運站出口,也能一眼辨識出她:爆炸頭、滿手刺青、為人海派直爽,好像聊著聊著就要跟你乾杯的樣子。

從做電視到做電影,從台灣拍到中國大陸,現職良人行影業營運總監的黃小芬,分享的不是洋溢著金黃色、暖人的雞湯語句,而是風光的背後:那些混亂、耐心與挑戰都必須存在的拍片現場,一個不能過度樂觀的地方。

製片人:在甲方與乙方之間

經手過《詭扯》、《我的少女時代》、《蘭陵王》、《狼殿下》、《千金女賊》、《敗犬女王》等影視作品,黃小芬是台灣少有「一條龍服務」的製片人。

從開拍前的前置會議、選角、拍攝、後期製作、規劃宣傳等,每個環節都需要黃小芬給意見、把關。「小到電影劇組3050人,大到電視劇組800多人,各種利益、做事習慣不同,要帶著他們往前走,真的耗費精氣神。」

充斥暴雪、暴雨、暴民的拍攝現場

聊到最苦惱的一次拍攝經驗,是在中國大陸拍攝《狼殿下》的時候。「在香格里拉拍攝要先克服海拔三千的高山症,第一週簡直全身癱軟無法工作,講話要放慢,也不能用跑的,不然會缺氧。」

大熱天要穿上盔甲拍攝動作戲,除了要顧及全體演員跟工作人員的適應程度,連馬等動物也要照顧到。「加上那時候四月竟然下暴雨、六月還下暴雪,完全無法掌控!」

「那天突然下起的暴雨,佈景、馬都來不及移,土石流沖下來,要一邊閃馬、一邊拿著道具逃跑,要瞬間把三百多人安全撤離現場,現在想來都很驚險。

而且啊」她突然小聲地說,「還遇到一些『好兄弟』加入,每天都有人因為莫名昏倒,去醫院都找不出原因,我只好請當地的喇嘛來處理啊!說也奇怪,處理完以後都好了。

「劇組遇到無法解決、不知道解決的事情,可以說『我不知道,你去問芬總』但我不行啊!我背後就是資方,到我這裡就是事情一定要被解決。」

總要先解決人 才能解決事

「影視產業是複雜的,都是『人』的事情。」她說,每個人解決事情都是依照自己的經驗,一旦脫離自己習慣模式,不免出現拖延、推託等舉動。加上每個環節不斷疊加新狀況,若搞不定工作人員的情緒的話,就會再賠上一半的工作時間。

「在中國大陸拍戲會需要跟工作人員們喝酒、搏感情,感情建立起來隔天就會比較願意幫忙。」在上海為了跟另個劇組交換場景拍攝,她下班直接到另個劇組應酬。「我當時只要聽到『好!這個場子給你』我可以直線噴吐,就可以回家休息。」

黃小芬認為世界上跟本沒有「公平」這件事,順利推動的背後,一定有妥協的成份,是拿時間、健康、情緒勞動去換的。

也許就是這樣的毫無餘地與認清現實,她在處理事情時,完全不會有樂觀、僥倖成份。「我算是悲觀中的樂觀者,有些人遇到事情會認為『反正之後會有辦法』,但先想好最壞狀況才能降低風險啊!」

電影是群體創作。前陣子黃小芬在台灣拍攝《詭扯》時,就因大家感情很好,激起很多創作能量,「在劇本之外,陳柏霖、劉冠廷他們自己Try對白,玩出很多有趣、新的東西,上工就一起創作,收工就跟導演、工作人員一起打麻將,人和是事情順利的第一要點。」

悲觀是為了負責

她的悲觀是為了對所有事情負起責任。「我看劇本時就會把不合理、過度樂觀的三角形先挑出來,」她笑說,「我會建議編劇,你這三角形改這樣也許更好?」

但若真的遇到難解的三角形該怎麼辦呢?她回憶,當時在中國大陸拍攝《蘭陵王》,有場陳曉東制服老虎的重頭戲,三角形寫著:老虎威猛撲向鏡頭。「那隻老虎被運來,在籠子走來走去這樣,很帥的吼的叫了一聲。」她一邊說一邊學老虎叫。

「但當然要避免攝影師被老虎直接吃掉的風險啦。」黃小芬笑說,自己後來找了兩個替代方案,一是請工作人員找已被馬戲團訓練過後的獅子,二是後來,考慮到拍攝難度,找了一隻可愛的小老虎,「最後用攝影角度來解決這個問題。」

她撩起袖子說:「你看我的刺青,這是拍片的小女孩。」小女孩坐在鞦韆上,一邊是象徵感性的心臟,另一邊則是象徵理性的大腦,「身為製片人,要直接告訴創作者,現在的狀況是如何,還可以怎麼做?列出可行方案,才能把結果定在可控範圍內。」

圖說:「拍片的小女孩」的頭是場記板,理性與感性的平衡,對製作人來說就是如此重要。(下方帶著OK繃的笑臉刺青,有「受的傷總有一天會笑著面對的」的意涵)

堅持是一件痛苦且快樂的事

講到拍片的大量情緒勞動,黃小芬的開朗馬上削弱了幾分。「就是不斷溝通、退讓、妥協,」她有點無奈地笑說,「但一部片成功的話,你的成就感又是這麼大。」

雖然還不知道怎麼解決情緒勞動的問題,但她早就想好怎麼讓日子繼續:「選好玩的事情做囉!」沒做過的事、新類型的挑戰,是黃小芬暫忘疲憊的特效藥。

近日在韓國富川影展獲得評審大獎的《詭扯》,就讓她痛苦並快樂著。「我現在很煩惱《詭扯》行銷啊!」這部片是她回來台灣的機緣,「因為劇本太有趣啦,台灣市場一直都偏好純愛校園或鬼片,它是喜劇混類型,在台灣幾乎沒有這樣的片。」

「但要怎麼讓觀眾願意進場去看呢?」聊到《詭扯》,黃小芬的語氣乍聽是煩惱,但聲音的元氣回來了,好像隨時能再進入情緒勞動的拍片循環。對她來說,痛苦沒關係,只要快樂還在就好。

撰文/郭依瑄​

|黃小芬|小檔案:

世新大學廣電系畢業,現職良人行影業營運總監,為台灣少見「一條龍服務」的製片人。曾策劃、執行過電影《詭扯》、《我的少女時代》;電視劇《狼殿下》、《千金女賊》、《蘭陵王》、《敗金女王》、《下一站幸福》、《敗犬女王》、《無敵珊寶妹》等。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