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製作的新時代(上)英國製作人和導演如何在疫情中工作?

對身為導演的我來說, 最大的擔憂是演員或工作人員把各種程度的焦慮帶進現場。 但影視產業的適應力很強, 你必須有條不紊和嚴守紀律才能在這個產業工作。 如果有任何產業能夠應付這類事情,就是它了。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目錄

自從英國政府於2020年6月對嚴格遵守新的安全措施的影視拍攝亮綠燈,製作的齒輪逐漸恢復了轉動。但對於重回現場的人來說,這牽涉到全新的工作方法:遵循新的安全準則,他們不得不重新調整自己處理工作的方式。

 

海倫.瓊斯-製作人

瓊斯正在製作英國心理恐怖片《電影審查員》(暫譯),由妮姆.艾爾加和麥可.史邁利主演,預計於2021年上映。

2020年3月底,當COVID-19迫使製作暫停時,瓊斯正準備為《電影審查員》監督補拍(主要拍攝完成之後拍攝的鏡頭或場景)。在封城期間,瓊斯根據英國電影委員會提供的建議,著手編製嚴格的拍攝規範,然後在7月27日回到拍攝現場,在倫敦再攝製四天(儘管原訂於北英格蘭拍攝)。「我知道我們想要在某段時間內拍攝,」她說,「我們需要等到夠安全才拍攝,但我們也不想任何演員或重要組員流失到其他案子。」

英國電影委員會指南──文件首次發布於2020年6月1日,仍持續更新──提供重返拍攝現場的框架,但建議各個製作應該根據其拍攝的特定型態和規模來調整措施。瓊斯每天都參照《電影審查員》的指南,他們的線上製片(一部電影日常運作的主要管理者)和第一助理導演也接受了額外訓練,同時COVID-19健康和安全督導每天都在現場。 

指南建議製作盡可能堅守社交距離──當無法保持兩公尺的距離,就執行緩解措施,例如限制用於特定活動或場景的時間及/或減少每個人接觸的人員數量。

「在實際拍攝現場,我們盡可能減少在場的人數。你必須自問:那個人是否有充分理由在場?」瓊斯說。「我們有攝影和錄音人員在場,但我們大部分的服裝、髮型和化妝部門都遠離現場。當工作人員進入,有指定的區域容納他們和他們的設備。」

然而安全措施並不因人員的減少而停擺,瓊斯和她的同僚必須導入新方法,讓人們安全地進行每日工作。 

「遠距監控系統對我們真的有效,不用每個人擠在一兩個螢幕前,」她說。「封城以前,我們有一個螢幕供普蘭諾(貝莉-龐德,《電影審查員》的導演)使用,另一個螢幕讓髮型、化妝和服裝部門察看,再加上我自己和其他需要監看動作的重要工作人員。透過新的系統,需要的人會有一組從監控系統到他們iPad的安全鍵結。」

由於《電影審查員》是當時在英國恢復拍攝的少數電影之一,劇組發現他們每天都面臨獨特的工作挑戰。然而,瓊斯相信這個情況也讓他們更緊密相連,而且經過約三個月沒工作,他們對重回拍攝現場的共同熱情促成拍攝成功。 

「人們處理事情的方式略有不同,有些演員和工作人員比其他人更謹慎,」她說。「但我想,歷經這種型態的共同體驗,有助於創造非常好的氛圍,最終成功拍攝。」

普蘭諾.貝莉-龐德-導演

貝莉-龐德是《電影審查員》的導演及聯合編劇,這是她的電影長片處女作,目前正進行後製(註:電影已於2021年1月首映)。

作為小規模拍攝的導演,貝莉-龐德協助為電影設計了新的安全準則,卻也不得不為這些準則加上的限制想出創造性的解決辦法。

「譬如,我們的COVID-19安全官員會說:『這個空間裡你只能有六名臨時演員。』所以作為導演,我必須想辦法讓場景裡的人看起來比實際多。」

貝莉-龐德回想起在餐廳拍攝的場景。「書面上這只是三個人坐在一起用晚餐,但由於我們在一個小空間裡拍攝,這意味著我們必須錯開不同部門的進場時間,」她解釋。「所以美術部門會先進來做他們的工作,然後你必須讓燈光組做他們的部分。這最終會延長你的整個時程。」

電影設定為1985年,妮姆.艾爾加演出一位電影審查員,在觀看一段奇異地感覺熟悉的「令人厭惡的影片」之後,著手解開過去她妹妹失蹤之謎。說到這部電影能夠這麼迅速地重啟,貝莉-龐德相信電影本身的性質對他們有利。

「我必須為每個場景做螢幕上的風險評估,這是我們的融資者要求的。由於這部電影是心理恐怖片,我們不需要任何擁抱和親吻,所以從這個角度,我對我們拍攝的內容比較不那麼擔心。」 

相反地,貝莉-龐德最擔心的是同事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對我來說,最大的擔憂是演員或工作人員把各種程度的焦慮帶進現場,並感到不舒服,」她說。

英國電影委員會指南提供了因應建議,指出電影和電視慈善機構為業內人士提供24小時支持熱線等資源。同時,貝莉-龐德和他的團隊在恢復拍攝前,花了一些時間與那些對重返現場感到緊張的人談話並使其安心。

關於英國影視製作的近期前景,貝莉-龐德想知道疫情大流行將如何改變人們製作的電影種類:

「我收到幾個劇本,主要都聚焦於房間裡的單一角色,所以這也許是電影製作人試圖透過所創造的內容,在螢幕上管理社交距離。 

在《電影審查員》的後製階段,貝莉-龐德仍心懷希望她和她的同行能持續工作,無論未來如何。「我曾經去過醫師的診所,我不覺得他們有像我們行業那麼嚴格的規則,」她打趣說。「影視產業的適應力很強,你必須有條不紊和嚴守紀律才能在這個產業工作。如果有任何產業能夠應付這類事情,就是它了。」

Photo by Manuel Peris Tirado on Unsplash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