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編劇們如何合作寫劇本?

如何與其他編劇一起從頭寫電影劇本...而不至於殺了對方?Jeanne Veillette Bowerman 是專業編劇雜誌《Script》的編輯,本身也是專業作家及編劇,在此分享她的經驗。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➊ 寬容體貼

當人們脫口說出想法,他們會感覺這點子屬於自己。

認識到這點是很重要的。

要抹殺一個點子很難,因為每一位編劇的點子通常非常私密。

和其他人一起寫作,本質上就是強烈的親密關係。

因此寬容體貼格外要緊,待人如己。 



目錄

前言

性愛和酒精都比不上合作編劇的一句話來得令人激動:「你的點子讓我起雞皮疙瘩!」但要如何讓合作關係平順、讓雙方都滿意? 

我曾經和幾個編劇合作過,個個大不同,因此每種合作關係都必須建立獨特的模式。

兩位編劇如何寫出劇本?

嘗試三種編劇合作方式,重點是兩人都感覺和諧且互有回饋
嘗試三種編劇合作方式,重點是兩人都感覺和諧且互有回饋

我列出幾種我曾經嘗試過的幾種合作方式。

由於我習慣先為劇本列出大綱,因此下述方式都需要兩位編劇一起拆解故事,

畢竟兩顆充滿創意的腦袋,總是需要某種形式的藍圖。

 

➊ 一起寫大綱,獨自寫劇本

編劇團隊一起拆解故事,發展故事背景,並腦力激盪出不同的方案和情節點。

一旦大綱的細節豐滿了,其中一位編劇就開始敲鍵盤寫劇本;另一位則充當「製片人」,在旁提點,但絕不碰劇本。

當你們通盤合作,使「製片人」感覺自己有所貢獻,而非盲目仰賴寫作者,這種方式最能有效運作。

【經驗談】我喜歡這種合作方式,但前提是我是寫作者。單純因為我是個作家,享受寫作,無關控制慾。但若你是個聽不進意見的寫作者,那就擔任「製片人」提點對方。

但無論如何,你們都必須對彼此的觀點保持開放。

 

➋ 一起寫大綱,一起寫劇本

你們一起拆解故事,然後你們一起寫作,或者使用編劇軟體的線上合作工具、或是依場景分工。

由每位編劇依自己的專長寫作個別場景,也可以按情節點或角色分工。

這可能是最快速的團隊編劇方式。 

【經驗談】這種合作方式適用於我,但我必須加上但書。如果你們其中一位較他人更加歡迎意見反饋,那麼他將會持續修改自己所寫的場景,這樣很棒。而拒絕他人意見的人通常也會拒絕更動他們的場景,執著於他們吐出的初稿,使整個劇本都遭殃。

這種工作方式要可行,兩人都必須虛心接受彼此的意見,並據此改寫,才能維繫一個團隊。只有在兩人都接受了已完成的場景,你才能著手寫下一場。

 

➌ 一起寫大綱,接著模仿柯恩兄弟

眾所皆知,伊森和喬爾.柯恩擁有獨特又成功的合作編劇關係(《撫養亞利桑那》、《險路勿近》、《冰血暴》等等)。

兄弟中一人寫下一幕,然後交給另一人。後者便會試著增強衝突或角色再回傳。

一來一往之間,他們總是力圖勝過對方。較勁意味濃?也許,但顯然適合他們,觀眾也買單。

(延伸閱讀:柯恩兄弟刻畫黑色喜劇——從《冰血暴》《險路勿近》解析創作風格

【經驗談】這是我最近正在採用的合作方式 -我終於找到編劇歷程的聖杯!我是個爭強好勝的怪胎,如果找到一個合作夥伴,他不僅能把我逼到極限,還斗膽讓我馳騁在他的刁鑽古怪之上,好比贏得寫作頭彩!

對我來說,拓展說故事的極限,突破至未知的領域,才能造就藝術的天才。

選擇何種方式,因人而異。 不妨都嘗試,看看哪種讓你感覺對了。

重要的是,找到一種方式使你們兩人都感覺互有回饋且和諧。

 

 

意見不合怎麼辦?

兩位創作者共同編劇總有意見,可以記住此五個建議
兩位創作者共同編劇總有意見,可以記住此五個建議

簡單。掏出槍決鬥,活下來的人就贏了。也許不是。但總有一天,你會想殺了合作夥伴,放任自己自由寫作。所以讓我給你一些建議,這些建議聽起來可能比較像是對婚姻的忠告。

➊ 寬容體貼

當人們脫口說出想法,他們會感覺這點子屬於自己。認識到這點是很重要的。

要抹殺一個點子很難,因為每一位編劇的點子通常非常私密。

和其他人一起寫作,本質上就是強烈的親密關係。因此寬容體貼格外要緊,待人如己。 

 

➋ 脆弱善感

為了深入故事或人物的核心,你必須準備好撕開傷口,讓你的合作夥伴在上頭撒鹽。

如果你自我戒備,你的故事就會倒楣。如果你感覺到編劇夥伴正在苦苦掙扎,給他安全感,幫助他度過黯黑幽谷,這會昇華你們的角色和故事。

 

➌ 準備好為你的觀點奮戰

如果你有異議,向你的合作夥伴據理力爭。如同在法庭上,客觀辯論。

如果你能說服他們修改對故事最好,你的努力會有收穫。但要求修改不該以自我為中心。

如果你無法說服夥伴,卻仍強烈感覺該這麼做,那麼把場景改寫成你所設想的樣子。

也許在頁面上讀到它,會讓你的夥伴看出你所主張的價值。不過,當你動手改寫時,你也可能發現你的夥伴是對的。

 

➍ 免責通行證

有時對某一場景爭執不下,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你們其中一人說出:「這真的對我很重要。」另一人則應該予以尊重並收手。

有一天,你也會需要這張通行證,但請珍惜使用。

我和合作夥伴在編寫一部劇本當中,每個人只用過一次。這就叫做:對夥伴的大膽直覺抱持盲目信念。

 

➎ 信任

現在進入合作關係最艱難的部分,夥伴關係需要完全信任,生死不渝。

這就像是一起共騎在一部摩托車上。一人駕駛、操控、壓車過彎;另一人坐在後面,牢牢抓住寶貴的生命,全然信任他的夥伴。

當角色交換,另一人坐上駕駛座、啟動引擎,也許比前者更加冒險衝動,但永遠留心夥伴的安全和舒適。

你能放手讓夥伴掌控嗎?你會跟著他們壓車過彎還是抗拒不動?注意了,如果你抗拒不動,你們的機車很可能撞毀,讓你們兩個都受傷。

如果你失去信任,那通常是無法挽救的……很像是撞車沒戴安全帽。

如果和其他人合作編劇就像婚姻一樣艱難,幹嘛還合作?

大部分人結婚是為了追求愛情,或許就是追求愛情使人類免於滅絕,我深信與其他人合作寫作就像在追求藝術之愛。

當你和其他人共同體驗,生命中的任何事就會更美好。 除了與其他人一起拆解故事的純粹喜悅,兩顆富有創意的腦袋大量噴發字句,有其實際價值。

只要你們能保持同步,你們的故事一定會變得更好。就像作為獨奏者和作為樂團一員的差別,每個樂團有其韻律,每個編劇合作關係也是。為了邁出富有創造力的下一步,有時你必須開放自己的領域,讓別人演奏你的樂譜。

但也要對自己坦誠,有些人永遠也不能成為編劇夥伴,就像有些人永遠不該結婚。

和別人一起寫作並不容易, 但一旦能夠合作,那真是太棒了!然而如同婚姻,你必須留神夥伴的遠景和夢想。

 

 

我的經驗......

寬容體貼、尊重他人。

如果你不快樂,這場合作關係並沒讓你成為更好的編劇、更好的人,那就退出。

如果你感到快樂,那盡你所能使你的合作夥伴也快樂。

故事至上,但絕不高於你對夥伴的尊重。

剛開始你可能覺得渾身不對勁,但透過練習、勤勉和信任,你會為你的獨特需求找到實在的基礎和模式。

我要提供成功的合作編劇最後一個祕訣:擁抱不適感,直到它變得自然得令你感到舒適。

當你的夥伴緊張不安,放手讓他們操控,或是讓他們坐到身後,用他們的手臂環繞你的腰,向他們證明你值得信賴,不會撞車起火。

當然,我的合作關係並不總是成功,但我保證我從每個一起編劇的人身上都學到無價的經驗,而且我深深感謝他們在我生命中及創作中扮演的角色。

還有一件事:立下合作編劇協議(你可以在美國編劇工會網站上找到)。

即使是最美好的婚姻關係,離婚也在所難免。

抱最大的希望,做最壞的打算,總是不會錯的。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