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人故事:中影製片廠業務副理丘昀

#電影圈多的是不浪漫的東西 #你有多害怕就能有多勇敢
撰文/郭依瑄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目錄

「真的很不想做電影。」

她頓了頓,半威脅地說:「但你不能寫進去。」說這話的是中影業務副理丘昀,踩著高跟鞋、身著黑絨毛大衣,在長達10小時的專訪中,說了許多不能寫的。也是,站在丘昀的這個位子上,看到的不會天天都是風和日麗,畢竟電影圈有太多不浪漫的東西了。

但那些不浪漫的,偏偏又是最精彩的。

例如,她身為電影人卻不愛電影,也不懂為什麼人要拍電影;又例如,今年才30出頭的她,得想辦法扛起中影佔地一萬六千坪的業務收入,每天都在找劇組填滿每個攝影棚、剪接室等,時刻在面對電影夢背後的現實坑疤。「小助理就是看盡人情冷暖啊,真的是人情冷暖。那時候我跟廖桑(廖慶松)去大陸洽公,他們連一張名片也不給我,完全被當空氣。」

但是只要她一開口談事情,對方百分之百在會議後恭敬地遞上名片。

堵廖桑的專家 固執少女的貴人奇遇

丘昀在就讀世新大學時,曾與同學們拿著畢製作品《百獄》追著廖慶松跑,「這其實沒有意義,當時已經在各大影展跑一圈了,也剪一版無法再送影展,但我們還是追著他跑,希望他幫我們剪,我們知道片子還能更好,但我們自己做不到。」最後大師剪完片子,這個固執少女竟也變成堵剪接大師的專家。

為什麼大家都堵不到,就妳能堵到呢?丘昀笑說:「我想辦法拿到廖桑在每間學校的課表,每一間喔!然後照著課表的時間去找,才慢慢跟他變熟。」

後來,丘昀在就讀北藝大電影研究所製片組時做了廖慶松的學生;然後在各式各樣的案子裡,用各種角色遇到他,再後來,被廖慶松帶進中影做開發。但無論工作再怎麼忙,身兼廖慶松小助理的工作仍舊義不容辭地持續著。

「總之就是,廖桑需要我處理的,我就會處理。」例如,廖慶松與新導演溝通有落差時,丘昀就會跳出來幫雙方「翻譯」,「我會幫新導演整理與廖桑的合作方式,在事前讓他們知道要做怎樣的準備,我很希望廖桑繼續接一些較特殊的片。」

其實,也很難說清楚他們倆誰是誰的貴人。因為在電影圈內,沒幾個人敢跟廖慶松頂嘴,但丘昀就是敢,無論是作品還是日常閒聊,丘昀對廖慶松只說真話,而這對大師等級的人來說非常重要。

小從電影圈內事、大到政治議題,兩人觀點不同時會突然大聲了起來,總讓旁人看傻了眼。問起兩人最近一次爭執,她想了想說:「其實不算爭執,就是觀點不同。我是會直接跟他說真話的人,他也會不開心,我就會問,那你要聽假話嗎?我可以說呦。」說的同時,她臉上的梨渦賊賊地笑了。

電影人對拍電影的理性體悟

話鋒一轉,丘昀認真地說:「廖桑真的影響我很多,例如他會不斷檢討自己,該怎麼做才能剪得更好?還有他真的認為演員演不好是剪接師的錯,因為剪接師不該讓觀眾看到演員這一面。最後就是…他對任何人的態度都不會差太多。」丘昀尤其不喜歡那些仗勢欺人的人,而她自己也因此要求自己要做到,「我對同事說話跟對老闆或客戶說話態度是一樣的,這很重要。」

半場訪談下來,電影圈大咖的名號滿天飛,而剪接大師廖慶松更是帶她進中影的貴人,丘昀在電影圈可以說是順風順水。但是,攤開她的履歷,卻發現雖然幾乎都在電影圈,但丘昀的職涯軌跡卻彎彎繞繞,令人分不清楚這是一條尋寶路線,還是逃亡路線。

她說,自己很怕無聊,所以開發製作、後期製片、商品開發、劇照師等工作都做過,後來被公司派去處理中台灣影視基地開發案的履約,開發期間除了到紐西蘭片廠看看別人怎麼做,也在臺北臺中兩邊跑,努力跟政府溝通。

「因為這是全台第一個片場OT案,台灣很多政府案例都會向前例看齊,所以我們會盡量把空間ㄍㄧㄥ到最大,這對未來的案子很重要。」忙活了兩年多,丘昀終於大功告成,並用少少地預算以大張旗鼓之姿,包車把台北的媒體給請下台中,圓滿了整個OT案。

又後來,丘昀做了業務副理,雖然變成somebody出去談生意,但她看起來疲憊許多。

一年前,她的穿衣風格跟現在完全不同,這個高跟鞋與黑色絨毛大衣,本來該是球鞋與帶著帽子的運動外套。不只外表改變,丘昀的想法在歷經低潮期也改變了不少。在計程車後座,她望向行道樹坦言:「現在能體會為什麼人愛看電影了。把自己關在電影院,用兩小時過過別人的人生,結束後,就該面對現實了。」

越害怕 越勇敢

話題再度繞回來「為何不想做電影上」,此時丘昀身上濃郁、強烈的自我保護意識褪去了一半,也不再頻繁指揮什麼不能寫進來了,「我不知道除了電影,我還能做什麼。我中間有一度轉行啊,但最後還是回來了。我想老天既然安排我這麼沒夢想的人在這個充滿夢想的行業裡,應該就有我得要完成的功課吧。我也想放鬆下來,就像去看電影那樣過過別人的生活,但是只要休假超過兩週,公司沒有你還能正常營運,那公司要你幹嘛呢?」

難被輕易取代的的丘昀,偏偏是固執的金牛座,身上有太多責任感、不被需要的恐懼和對明日的迷惘。

或許,她只是需要來一次長長的假期,就能挽救快要原地解散的夢想;又或許,她口中說的不愛電影、不想做電影是違心之論。因為只要認真留意她為電影做的每一件事,就會發現,她對電影的愛是出自於本能、下意識的那種熱愛。

無論如何,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與丘昀聊天彷彿能摸到她靈魂的塊塊結痂。她所感受到的一切,若寫成小說應該是雜亂卻有內容的自我推翻、懷疑、再推翻的獨白囈語,即便優秀,即便在電影圈順風順水,丘昀永遠無法分享出「前方永遠光明」「努力一定可以找到你要的一切」那種典型、浪漫的勵志故事。

而也正是這樣的絕對理性、這樣的自我迷惘與對未來的恐懼,讓她時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沒有因為害怕或焦慮而停下腳步,反而是在夢想這條路上僂著背卻又昂然的往前進,這也許是實踐夢想的真實樣貌:越害怕,就越勇敢。

|丘昀 aka 廖桑小助理|小檔案

工作經歷:中影製片廠業務副理兼開發製片,現主管製片廠相關業務,包含造浪池租賃、電影攝影棚租賃、攝影燈光器材租賃、電影影像後期製作、杜比聲音後期製作等。

2009年開始參與影片製作,擅長題材開發與跨領域之整合溝通協調,曾任平面攝影、產品開發、開發企劃、贊助整合、後期製片等職。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