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人故事金馬影展節目經理楊晴絮

#逃跑更需要勇氣 #再累都甘願
撰文/郭依瑄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linkedin

目錄

對於夢想,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答案和與自己溝通的說法。

有些人是反覆與現實協商、掂量夢想的重量後,無奈地輕輕放下,並在往後的日子裡,花跟實現夢想同等的心力安撫自己;也有些人是想都不想,把能派得上用場的東西都帶上,俐落地推開門,不回頭的出發了。

楊晴絮面對夢想,沒有這種義無反顧,卻也沒有跟現實妥協。她選擇了一種奇怪的方式:逃跑。

一堂選片指南 讓她完全成為金馬影迷

這是一個典型的南部女孩上台北打拼的故事,當然,結局是極好的。小鎮姑娘不僅成了金馬奇幻影展節目經理,也在金馬影展服務了 13 年,成為金馬奇幻影展的負責人。

楊晴絮笑說,自己的人生轉折來得晚,幾乎是到 24 歲來台北念書、二技畢業開始工作時,才知道什麼是影展。「當時在台北念電影一樣很窮的朋友,問我要不要分一套金馬影展的票。一開始以為是 6 張 160 元,想說除下來跟高雄二輪片一部片的價格差不多,就答應她了。面交的時候才知道是一張 160,而且演的都是不認識的電影。當時一個一百塊的排骨便當都捨不得吃,還是硬著頭皮,跟朋友分了那半套套票!」

從沒接觸過影展的她,領著砸重金換來的 6 張票,去到金石堂的年代售票系統,想看的電影一部都換不到。不服輸的楊晴絮,隔年為了買票準備,當時還自己一個人去到新莊的輔仁大學,參加聞天祥老師主講的「選片指南」。

坐在沙發的楊晴絮,回想那天,眼神裡還有光

「那天對我來說真的很奇幻!好像是一間教室,人生地不熟,我也不認識聞天祥是誰,更不知道等下會發生什麼事情,就隨便找張椅子坐下。」台上聞天祥老師的博學、幽默的內容,楊晴絮邊聽邊笑,忍不住拿出筆,幫手冊上的每部影片畫重點,寫註記。

「我不喜歡唸書、坐不住,也不是電影科班出身…但是那天我就覺得,好多好多東西想要學,原來電影還可以這樣看!我的世界完全被電影打開。從那天以後,我就變成瘋子,完全的影迷!」 

靠著不斷逃跑 才意外地實現了自己

是那時候順勢進金馬執行委員會工作的嗎?答案卻是否定的。

當時的楊晴絮認為,她只想純粹當個影迷,想把最愛的影展當成下班後的享受。「我當時想要有份穩定的工作,第一份工作應該是個美商。」

楊晴絮外語能力優異、談吐清晰,當時想進的公司都可以順利被錄取,「但我卻很憂鬱,每個工作做不到一個禮拜。畢業的第一年換了七八個工作,越換越差。從美商換到日商,又換到國貿公司,連美語補習班都換了兩間。待不住,同事都對我很好,但自己都會躲在廁所哭」

「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我只知道自己不要什麼…」她坦言,工作越換越茫然,最後還跑去卡內基酒吧端了幾個晚上的盤子。

後來終於應徵上了電影公司的秘書。「終於接觸到電影,雖然薪水沒有之前的工作好,工時長,反而做的開心,可能是覺得離電影近了。」

在電影公司做了快兩年,曾經有前輩建議她或許可以試著影展,但被她一口回絕。「我就是覺得影展沒日沒夜,不是很正常,不適合我」

不當祕書了之後,覺得電影圈應該也找不到更「正常」的工作,決定要告別這個圈子回南部找正當工作。「應該要回高雄,卻又一直有其他人來找,所以就一直告訴自己,反正才幾個月,就當人生的電影告別作。」在那之後她做了幾個月的電影發行、也是抱持著「反正是最後一次了,最後就會去找正常的工作」的心情之下接下了高雄電影節的案子。

做高雄電影節被觀眾罵哭 想告別影壇時被找進金馬

「當時我和我的上司黃晧傑都第一次做影展。那其實也是高雄電影節第一次搞得那麼正式,就是有整組節目,邀的是新片,真的是放膠捲的那種。影展看很多,但很多細節真的不懂,最慘的是放映前其實每支膠卷都要做技術測試,但我們都沒試片,所以每場正式放映都出狀況。斷片、拷貝燒掉都是常態,還有拷貝整片左右放反,燒上去的中文字幕都是左右顛倒。那場放映結束後觀眾真的氣炸,把我團團包圍著罵。」當時,楊晴絮電影圈的朋友還特地從台北南下參展,卻意外看見這情況,雖想出手也不知道如何救,場面亂成一團。

「連影展都辦過了,好像真的可以了。」楊晴絮決定跟現實妥協,想著:回家鄉吧!找個可以安穩生活的工作,乖乖地過完一輩子。

在再次決定要離開的時候,她被找進了金馬執行委員會,那年是 2008 年,楊晴絮已經 28 歲了,奇幻地影展之路像魔毯一樣華麗、意外地展開。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2009 年金馬改組,當時侯孝賢導演擔任主席,找了聞天祥老師進來當秘書長(當時這個職務還叫秘書長)。南部小孩從以為金馬影展放二輪片,一張票 30 塊,到最後自己也成為金馬影展選片指南的講者,與偶像聞天祥老師一起「開講」。現在的她還有另外一個身分,就是 2009 年舉辦第一屆,今年已經邁入第十二屆,暱稱「小金馬」的金馬奇幻影展策展人。

原來這才是夢想的工作 再怎麼疲倦都是幸福

「奇幻影展是這樣的,當時為了要說服基金會讓我們辦這個憑空而出的影展,要省預算,現場的人力都是辦公室的人員,像是現場驗票的、賣紀念品的,內場放片的;《洛基恐怖秀》的舞群也是我們自己下去跳,半夜散場後連聞老師都要一起下來幫忙收拾滿地的垃圾、爆米花」

若你剛好在金馬奇幻影展招牌《洛基恐怖秀》狂歡場散場時遇到楊晴絮,你會看到她的臉上有糊掉的大濃妝;你如果看仔細她腳下,她正常牛仔褲裡面穿的會是大格子網襪。楊晴絮好像什麼都沒在怕,儘管弄到凌晨,她都還是騎摩托車回家。為了選片,常常下班回到家,周末都在家看試看片,她也是甘之如飴。畢竟她終於找到了最適合自己,也最開心的工作。比起大公司朝九晚五準時下班的生活,影展的奔波更適合她。

而那些換過的工作、逃跑的過程、那些曾以為的盡頭,其實都是夢想的開始。

採訪尾聲,問這位一年看三四百部片,因為辦「奇幻影展」不得不開始看一堆奇奇怪怪電影的節目部經理,看那麼多電影對你的人生造成什麼影響?她說「對我來說,看電影會隨著身分的不同,而會有不同的角度;純粹的觀眾、單純的選片人(大金馬)又或是策展(小金馬),都不一樣。解讀一部電影也不會只有一種方式,這也間接影響了我看事情、對待人生的態度。我變得自己變得更包容,對事更有彈性,可以接受各種可能性。」

電影有千百種,人生更是。電影讓我們的靈魂更自由了,這不也就是我們這麼喜愛電影、甚至願意為電影放棄安穩生活的真正原因嗎?

|楊晴絮|小檔案

現任金馬影展節目部經理,也是金馬奇幻影展策展人。2008 年進入金馬影展執委會,至今已服務  13  個年頭。主要負責金馬影展選片、外賓及影片邀請、金馬奇幻影展策展。 在還未加入金馬影展執委會前,換過各種工作。做過外商的國際業務、國貿專員、美語老師、電影公司秘書,也做過高雄電影節的國際聯絡。五專(文藻外語學院)、二技(台北商專)畢業的她,雖走的是非典型的電影之路,卻也讓她對電影、生活增加更多感受力,進而反映在選片、節目構思等方方面面電影相關的工作上。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