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是一件痛苦但快樂的事-良人行影業營運總監/製片人黃小芬

#愛哭的人 #許多事情都要靠等待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目錄

影人故事圖片.003

前言

簡豐書(Book)在電影圈是出了名的愛哭。最出名的一次2017是在金鐘獎獲獎時,抱著唐綺陽大哭,另一次就是2020的台北電影節,以《返校》獲得最佳聲音設計,還沒張口說話就哽咽。

但比起流淚,其實她更擅長等待。

總要被丟下 才知道自己多能飛

Book從台藝大畢業後就進了中影錄音室,從幫主管處理瑣碎雜事、整理音效素材等事學起,算上今年已滿14年。

整個電影後期聲音的工序是:整理素材、剪輯對白、配音、擬音、配音效等,待拿到配樂後,由混音師進行混音,最終聲音指導與導演決定整部片的風格。

當時負責前端素材剪輯的Book,本以為日子會這樣順順過下去,直到聽說主管不久就要離職的那天。「我真的有種被丟下的感覺,」她幽幽地說,「到現在我還耿耿於懷。」

於是,2017年她扛起整個錄音室的運作,長片沒人混音,只好自己來。過程中,除了壓力過大因暴飲暴食胖了不少,更產生心理上的反覆煎熬。一直陪著她的後期製片陳惠君回憶:「的確她當時很焦慮,畢竟要扛下整個錄音室。」

雖然沒有擔任電影的聲音指導經驗,她卻因為認真工作,讓導演們留下印象,陸續獲得監製李烈、葉如芬,導演柯貞年、林孝謙、林冠慧等人支持,做了《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切小金家的旅館》、《返校》等電影。

而Book也立刻證明了自己,2017年以《天黑請閉眼》獲得金鐘獎的最佳音效,2020年《返校》獲得台北電影節的最佳聲音設計。

事業上升期 背後的莫名焦慮

現正處於事業上升期,Book受訪時語氣平淡到像是沒這件事,反而聊得是:「我幾乎每年都在想要不要離職。」、「我好像被愛情片定型了。」、「有嗎?你也覺得我被定型了嗎?」言語之間流露的焦慮感,龐大地像是不小心就會把她吞噬。

問起焦慮緣由,她沒有正面回應,只說:「當然是要把每部片都做好,我人生才不會覺得失敗。」原來,從大學開始,她就有帶睡袋去學校趕工的習慣,也曾連續工作40小時,常常睡在公司。

曾與她共事的後期製片Vie說:「一樣是撒嬌,簡嫚書跟張鈞甯的撒嬌,Book就能學得完全不一樣。」而每次錄對白,Book總是揣摩地最誇張,為了讓演員模仿,細微到連喘氣也不能放過。陳惠君說:「像是跑步,除了很喘,也會倒抽一口氣。她就會特別要求演員要做到。」

我在等待著自己長大

「直到做完《返校》,我才覺得自己其實是個有能力的人,比較不像是2017年那種硬撐的感覺。但我還是會覺得自己不夠好。」

一直覺得自己還不夠,是Book的個性基調。除了認為自己被愛情片定型(事實證明沒有),她甚至對自己的個性也不算太滿意。「我其實一直都覺得我是個小孩,還沒長大。」

她認為,自己在這個年紀,好像應該「更像大人一點」,例如奉承的話應該要信手捻來,例如應該對人際關係有更高的操控度,不然最至少,對這個世界的憤怒、情緒不要這麼多。

習慣默默做事、個性內斂易感的人被推上了位子,就算時間過了7年、就算得了獎,Book還是感到無所適從。

她笑說,「自己應該是有冒牌者症候群」,加上對事情總是好惡分明,在監製、導演面前也不太懂得隱藏表情,總是在1秒間內心想法就洩了底,不管藏得有多努力,不管有多想當一個世故、喜怒不形於色的大人。

最好的聲音 要用時間打磨

「我不是直接告訴導演,這裡要用什麼聲音的類型。會是一起討論,再把最適合的聲音找出來。」對於聲音的執著,Book有個培養將近10年的習慣。後期製片謝翔回憶:「之前我到台東池上打工換宿,她特地請我錄風吹過稻田的聲音。」

「妳知道鄉下的煙火、城市的煙火聲聽起來是不同的嗎?」Book接著舉例,她會搜集日常的聲音,例如鄰居吵架、叫賣竹竿聲、還有自己養的狗小花的叫聲,只為了用在電影上可以更貼近生活些。

也許因為現在的成就是被自己苦苦逼出來的,Book對別人也很嚴格。除了幾位後期製片不約而同提到與她工作的壓力,許多時候她在收到屬下呈上來的成品若不到90分,也會自己再重新製作,當然不會管自己是否週末又要加班。

「他們已經習慣了吧…?跟我工作就是會有壓力啊。」Book笑說:「其實我也不是會因為自己認真,就要求其他人要一樣,我只是想要追求一個穩定的團隊感,但他們可能覺得我又在逼人了。」
真誠地承認自己在工作上給人壓力的事實;真誠地說自己還沒長成大人;真誠地用時間打磨作品;也真誠地哭。這樣的Book不必打扮成世俗習慣的世故大人樣,不必強迫自己收住眼淚,孩子般模樣,其實是她最可愛的樣子。

撰文/郭依瑄​

​聲音指導 職業介紹:
電影聲音的後製階段為:修剪對白、配音、 Foley擬音、配音效與配樂等,最後再統整所有聲音素材進行混音,而聲音指導則是負責整部電影聲音的監督者。
工作內容除了與導演討論、決策聲音細節外,也必須和監製、演員和後期製片等人有良好的溝通,以便符合電影聲音的創作方向及達到強化觀眾觀影感受等要求。

|簡豐書(Book)|小檔案:
自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畢業後即任職中影錄音室,長達14年之久,參與製作過50部以上電影長片:《當男⼈戀愛時》 、《緝魂》、《消失的情⼈節》、《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切小金家的旅館》等。

其中以《返校》獲得2020年台北電影節聲音設計獎項、《天黑請閉眼》獲得2017年金鐘獎最佳音效獎,並曾以《消失的情⼈節》、《返校》、《痞⼦英雄⾸部曲:全⾯開戰》入圍金馬最佳音效獎;以《數到第365天》、《溺境》入圍⾦鐘獎最佳音效獎。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