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人故事後期製片謝翔

#夢想跟現實的差距 #我只想要好好生活,就好。

壹間學校課程管理員-YIYI小狐狸-小
YIYI
小狐狸

目錄

買完午餐打開剪接室的門,看到導演陳玉勳狂騎飛輪車;推薦導演楊雅喆聽《台灣通勤第一品牌》卻意外地讓他聽到主持人批評《女朋友。男朋友》;穿著裙子優雅在華山大草原坐著受訪,卻引來路邊博美熱烈獻上嘴中狗食…

謝翔身邊常發生一些荒謬的事件,兩次採訪互動下來,發現她極像陳玉勳鏡頭底下會出現的小人物,不僅可愛、有點漂亮,還擅長用豪邁地大笑,將生活中遇到的悲劇通通解讀成喜劇。

後期製片最怕:沒有時間

「後期製片的角色就像是後母啊!」她笑著以這句話定義自己的職業,「在順利定剪後,要橫向溝通把東西給聲音、特效、影像、配樂等,控制電影完成日期,像是產品經理。」協調創作者的天馬行空和後期技術人員的實務執行,後期製片不僅需要理性判斷更需要感性支撐。

一般來說,到了後期主要團隊不會超過5人,通常僅會有導演、監製,再來就是後期製片。「對我來說,跟導演、監製溝通不會難。」她沉思,「除非是新導演對預算控制沒有太多經驗,他若做出改剪、大幅度增修、增加特效等會超支的決定,就要靠我來協調溝通了。」

若完全無法溝通呢?「我只好跟監製打小報告啦!」謝翔哈哈大笑。做過《天橋上的魔術師》、《下半場》、《消失的情人節》、《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健忘村》等片的她,在圈內算是資深的後期製片。而資深如她,也還是會遇到完全無解的情況。

「其實我最怕的是時間不夠。」她舉例,若一個案子上映日期太過急迫,沒有餘裕留給後期,就會變相的成為壓榨大家工時,「那真的會變得很可怕我平均12年一定會遇到一部這樣的片。」而她的做法是,每次開工前一定告訴每個人:「足夠的時間,是對參與這支片子的後期人員最好的保障。」

夢想跟現實的差距 讓自己慢慢病了

謝翔是從2015年轉做自由接案的後期製片,「其實我蠻幸運的。大學畢業後在無印良品工作,被找進中影當櫃檯業務,後來就轉當後期業務助理。」她回憶,沒有中影那段日子,就沒有做後期製片的自己。

除了後期製片,謝翔也曾做些其他的嘗試。「離開中影後,我去發行公司做過素材管理。」她回憶,曾送同個電影素材去義大利、法國、美國等各個影展放映,最後看著電影繞世界一圈又回來自己手上,其實是件浪漫的事情。

她說,自己其實非常不適合發行公司這份工作,卻想要為了「理想中的自己」而努力。「我希望自己的專業能被看見,成為一個有頭有臉的人、可以到處去國外旅行那種。」而事實是,除了白天上班,因為時差晚上也得起床回信,而遊歷各國的僅有手上的電影素材,不到半年,謝翔就發現自己被牢牢困在原地。

與此同時,她也意識到自己生病了。是憂鬱症。「大概有一年吧,」謝翔望著遠方的樹小聲說道,「那時很痛苦,也常常哭

把破碎的自己拼湊回來

至今她仍不太清楚是如何生病的,「也可能只是當時狀況不好吧。」謝翔小聲說著,但沒多久聲音又恢復了元氣,「一年也算是蠻短的,回頭看就只是覺得生了一場有點長的感冒。這不算是純然壞事,只是提醒你人生方向必須改變了。」

那一年,謝翔靠著做手工藝把自己一點一滴慢慢拼湊回來,「義美小泡芙吃完的紙盒拿來做明信片,類似這種手工藝。」講完她又嘲笑自己當時的無用,「有時會去旅遊展、攝影展兼職打工,總之先離開電影圈,做些自己有把握的事情。」

後來的謝翔被劇組找去泰國,負責訂機票、排行程等行政庶務;再後來就是2015年,被同樣做後期製片的陳惠君找回來做後期,她的整個人生狀態才又穩定下來。

歷劫歸來的人總是特別珍惜當下,謝翔坦言:「現在的我只想好好吃飯、好好過生活,做好手邊每件事情就可以了。」提起過往理想中的自己,她依舊是哈哈大笑,嘲笑當時的自己不懂事。

《下半場》的下半場 如電影般的人生

但,人生中總有幾件事情,是大笑沒辦法掩飾帶過的。點開謝翔的IG,關於《下半場》的限時動態密密麻麻,是幾近官方帳號佈道大會的程度。「我直到2020年台北電影節結束,才真的對《下半場》說再見。」

「那是我最難說再見的一部片。」電影幕後有許多說了傷感情的事,那些不能說出口的,只能用以下幾句輕輕帶過:謝翔認為,整個後期的製作過程就跟電影所演的結局一樣,並沒有戲劇化地反敗為勝,雖然汗跟淚水是灑下了,但努力註定贏不了命運。

「拍電影的人常說,每支片子都有它的命。」謝翔眼神空了幾秒,喃喃說著:「但這是好的,這絕對不是一個失敗的經驗,是你從中意識到可以從哪裡糾正改進的機會。」

上映前兩週電影才趕製完成,在口碑來不及發酵的狀況下、一群等著發光的素人演員,謝翔真的好想回到當初,「當初再多做一些什麼就好了。」時間已過一年多,懊悔還是困擾著她,總是溫柔待人的謝翔,其實對待自己並不那麼溫柔。

回想謝翔的每個大笑,扣除的確荒謬得好笑的現實生活,剩下的那些像是倔強的偽裝,或是最終戰勝了什麼的證明,而「好好生活」這個平凡心願,看似沒什麼志氣,卻是我們生為一個小人物,在機運不可預測的狀況下,唯一能做到的。

畢竟,人要活得夠久、夠好,才能迴身嘲笑痛苦,真正把懊悔昇華成更圓熟的成長,總是笑著的謝翔,肯定是知道這件事情的吧。

後期製片職業介紹

為電影成片把最後一道關的人。
除了協助組建後期團隊外,也是創作者與後期技術人員的溝通橋梁,透過管理能力提升工作效率,降低資金風險,串接現場拍攝及後期剪輯、特效、配樂、聲效和調光等工序。
是非常需要細心、多工處理的一個專業職位。目前全台的後期製片約莫10餘人。

|謝翔|小檔案

崑山科大視訊傳播設計系畢業,畢業後除了將近一年探索自己的階段,多半做後期製片相關工作,於2015年受陳惠君之邀,正式轉做自由接案的後期製片。

製作過的電影有:《消失的情人節》、《下半場》、《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老大人》、《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切小金家的旅館》、《市長夫人的秘密》、《目擊者》、《健忘村》、《帶我去月球》、《進擊之路》等。

Similar Posts